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xFate]章零(越今朝&越祈)

Outlook: 设定戳我

月朗星稀。

越祈独自行路,青色衣裙沾满了白朦朦的月光如同身披风霜一般。她不疾不徐地走,偶尔脚边溅起溶溶白雾。风过鬓角,脚步一僵——哗啦啦——身后的林子里惊出一只咋咋呼呼的乌鸦,扑棱双翅,倏然掠过白月。她回过头缓了口气,拇指轻揉左手手背朱砂色的痕迹。天杀的令咒。今晚的风总是细细碎碎,撩开没入夜色的长袖,教她浑身舒爽。如此良夜,越祈这个年纪的姑娘酸两句花前月下再正常不过。但那样的福气似乎唯独没有降临在她的头上。风停了。耳畔却惊起三声破空!嗤——啦!没了风声,杀声就格外真切。大概是袖口被什么擦裂了。亏的不是脖子。越祈惊出一身虚汗,应声敛眉,足下虚点数步纵月光急急而奔。夜风霎时呼啸而起,额前碎发反复摩挲着双颊,搅得周遭肃杀蠢蠢欲动。她双足交织几是御风而行,月光的白檐下的黑更在此时全数化作一只只扑朔的鬼魂,仿佛正默数她未尽的命数。树影也成了吃人的妖精,争先恐后蜿蜒至脚下。身影越快,风中的气息越是高涨。呼啸,颤栗,甚至挑衅,都铭刻在重重叠叠密密层层的微光里。自她脚踝蜿蜒而上,此刻竟雀跃于月光与黑夜的和鸣,越发诱人。


她双唇翕动。

“轻量……”风奏起回路间微乎其微的共鸣。

“重压……”风太烈,所见所闻都被吹散了形骸。

“戒律引用……!”只听得到自己不成章的咒声。最后一节, “重压还诸——”

“嗤——!”

眼前所见倏然裂成两半。“重压还诸地面!”

险险险,第二道白光贴面而过。果真是箭。她没来由的一阵颤栗。对面既是弓兵……再除掉有主的剑者和狂物,近日又风闻骑兵踪迹……再来……再剩下……未现世的只有枪兵,要不术士……皆是上选。此回若能留口气召出其一,他弓兵又怎能奈我。


至于最末职介刺客,越祈自认还没如此倒霉。


她一口气不知跑出去多远,眼见前路越发凄迷诡异,才赶紧收住势头。月夜里唯一的脚步重新响起,树静风止。没走两步,她身形晃了晃,赶紧探手扶住墙角,一时喘的三长两短。糟,刚才消耗太快,好像有点回不过……她咬住下唇,满头满脑悔得肠子都青了,早前练习时偷的懒这回能要了命啊。而与她长伴多年的月亮竟在此时收起悲喜,一副高高挂起的姿态,活活教人觉得冷清。缠绕双腿的回路不知在何时隐去,仅剩手背上勾画不时被映得雪亮。仿佛人世已成一场闹剧,越祈只是投光灯下身不由己的主角。


远处密林忽而风声大作,她应声回头。身后满树迷雾破碎,一个碎片是一只寒鸦的影,皆被抛向如洗的长空。

等等——

眼前有什么变了。变得——!

融入碎片的双瞳瞬间放大,满眼满目赫然映出大大小小层次不齐却又零零碎碎铺满画面的血珠。接着凝成血花,自胸口爆裂而出又洒在衣领上,被黛色料子衬着,竟如同石缝里的牡丹。尽管在越祈这里,流血和洒水一样稀松平常,但“战争”在一个半大不小的姑娘的脑子里,还只是一个虚无的名词。

肩头在狠狠的颤栗。第三支箭……怎么可能……没有声音,没有影子,什么,什么都没。她是真的慌了。


被染红的双瞳开始悸动。胸口不止溅起血液,更是悄无声息的杀气。点点滴滴浸透了呆滞的空气。


寒鸦四散。


一人踏夜而来,带着永不离身的长刀。世传有一神刀,其锋足以劈开岁月年轮。

故名,越今朝。


那人一手扛刀,背影挡住了越祈侧脸的月光。

嗤——幸好第四支箭也来迟了——当!

断作两截后直直滚落到越祈脚边,飞沫消散。远处密林,无风而动。

“我还是来迟了啊……”他没有往密林处看,逆风的目光却像在自说自话,越祈走出两三步,跟前的影子随呼吸微微颤抖。随后,身后一阵簌簌。

“听你气息不畅,要不我稍你一程?”

“小事。”刚才的慌张如朝露一样过了就散。她重新收敛神色,染上月光的双颊少了血色,不细看还辨不出。“对了。初次见面,你叫什么名字?”

“越今朝。”刀者晃了晃肩上重铁长刀,“跟它一个名儿。”

真是无巧不成书。越祈凑过去,双指交叠在刀刃上一弹,“巧了,我们三是本家。我单名一个 ‘祈’ 字。”

“越祈。”刀者默念了几遍,“以后叫你…… ‘阿祈’ 怎么样?”

前面的姑娘顿了顿。没有人这样叫过她,自己多念了几遍,听着还挺新鲜。

“还是像其余几位一样,叫主上比较好?”刀者看她琢磨不出所以然,心里好笑。

“随你。顺嘴就好。” 


一路又复平静,只多了身后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越祈还有些不习惯,不时回望铺满霜色的长街。

忽然声音自空旷传来:

在你五步开外。

嗯。


习惯走夜路的人总是记不得脚程的。越祈抬头,头顶一盏灯笼幽幽映出朱漆的大门,牌匾上只看得出“客栈”两字。她正翻起爬满铁锈的门环,里边探出半个脑袋,“深更半夜的,姑娘住店吧?”

“打扰了,敢问贵店还有房间吗?”

“有,有,姑娘运气真好,正好还剩一间。”小二举着蜡烛睡眼朦胧,嘴上还不住答应,只顾引越祈上楼,“就这间了。火给您留着。”

她顾不上谢,推开门就把蜡烛往桌上一杵。一副快散架的皮肉摸上床铺倒头就睡。


长夜将尽,一灯如豆。楼外微雨风吹就。

“呼——”烛火成烟。 

好梦,阿祈。

-章零1 END—


妈呀私设纠结死我了……想认真写写结果越写越差……SAD 性格设定还不是很稳定,我在努力……

评论
热度 ( 6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