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xFATE]章零 4

前情:3


烈阳才收敛爪牙倒向西方,城墙根尚有残余的镀金。不远处的密林却与它失了缘分,倏然黯淡下去。唯有风声作伴。

洛昭言拢起鬓角的碎发,焰火刀调转锋口,嘶嘶划断过路的风。四周依旧不甘平静。刚才的一股妖影好似被密林缠住了,尖啸着窜过她周围的桠杈,困兽般撕裂绊脚的藤条。树根边枯黄残骸尽数被挤上了半空。好凶的气势。

且等我杀杀这位从者的锐气,你先退一边。他跟昭言交代完,将五指指节扣入焰火刀的雕花刀柄。血液跟着疾风骤然加快,仿佛有什么久违的芬芳在其中,轰然炸裂。

随即,一道厉芒刺破他背后阴影,在鱼鳞甲上爆开一连串尖啸。焰火刀闻声震颤,直劈长枪雨点攻势。一时枪尖晃眼,竟如同破出沧海的蛟龙龙首,双目炯炯之中,瞧不见凡人身影。焰火刀锋直逼枪身,长枪游走,尚不露丝毫颓势。男子不料枪兵如此极端,恃自身灵巧竟不用长枪回防,遂先收拢焰火猛攻。焰火刀余红未歇,将刃中人映得火热,共主人的两百年战魂微微吟啸。枪兵捉准时机,身影再入狂风,电光闪处尽现骑兵身后的赤红披挂。骑兵但闻头顶绿叶如结海潮,披靡已然肩后。他再不多想,马鞭对空一鸣,座下四蹄蹬开沙尘,顿时四野坍塌恍若身处混沌启时的古战场。烈马有感此情此景,以树为阶直冲云天,天上霄汉尚未现身竟已为一人一马铸成征途。他脚下电光如影随形,也绕阶而上。再勒马,双手腾开焰火刀,火红长刀如猛虎出关,四爪扼住众生咽喉。迎风劈落,直欲咬落龙首。其下枪尖点头,横扫半空,双刃再逢电光火石一瞬,长枪力道急转,径直落入满目绿意。随即乌鹊骤起,一时白天黑影,恍若这一角苍穹破出了几个窟窿。

树未静,风不止。放眼望去唯有双赤,一者凌空,一者伫立,长留风中。


洛昭言勒马在一旁,紧觑周遭。偶有肩上青丝闯入眼前,亦惧她凛眉之下目光如炬,飞扬散去。适才激战中,她曾觉察一缕异样灵力流窜。当属骑兵之主无疑。恰巧前方对战已臻白热,她眼珠错开一瞬,线索已经没入林间。虎口之下,狡兔尾巴又能藏多久呢。昭言冷眉所指,杀气顿生。


借一阵长风下的窸窣,枪者挪出压在身下的小腿。他奶奶的骑兵,老子躲的腿都麻了。又冲枝叶缝儿里撇了几眼,带红影子唰一下糊住了视线。妈的。这会儿估摸他那倒霉主子硬扛不过红衣服的姑娘。他也顾不上外面如狼似虎,心音急送:喂,丫头,你在没?


不发声还好,一发声外面静得快溺死。风停。娑娑树影也被扶正了。

死丫头不说话。他骂娘的话都在嘴边堆好了,顿时眼中映出火光一闪——


青天白日都敢放火了。骑马的胆子是不是都比人家大啊……


未及反应,焦烟四起。

树下焰火刀被灼得通红,焰火纹路如同重生凤凰的尾羽,越是炽热越是刺眼。洛昭言原先没有想过赶尽杀绝。毕竟眼下的中原已经无人记得洛家。现在收敛一分后面的胜算就多一分。

但是已经过了太久。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那还是一时。如今的洛家,说好听是偏安一隅。但若说它苟延残喘,并不为过。洛昭言深知洛家过的每一个安稳日子都被摆在刀尖上,故而绝口不提这四个字。却在最为清醒的时刻,焰火锋口割断敌首的一刀,感觉有人将“苟延残喘”的一笔一划烙在她的胸口。明明此刻热血已枯,手中刀也该麻木,还有那些不被她放在眼里的皮肉之伤。在这个时分,都醒了。


寄人篱下也好,背井离乡也罢,都无甚可惧。时间才是。两百年不长,拿来消磨猛虎的爪牙,一点点蚕食它生而为王的气概,却足够。洛家就是这只虎。


两百年够了,合该做回正大光明的模样。这样一想,她心里反而踏实很多。随即——

火光自刃口跳跃而起,仿佛欲将长锋再度淬火。这是天火封印开启的前兆。一旦用了天火,等于昭告天下昙华洛家的归来。

四野之内的肉骨凡胎怎奈此火霸道,尽皆化灰,扬上半空。远一点的草木也免不了涂炭之险,前仆后继地拜倒在燎天火焰面前。此地倒是沙场的命。单看黑烟四起铺天盖地的气势就毫不输给烽火台上的狼烟。

马上男子默然,眼中火光如同踩着亘古前的节拍,将鲜活的颜色逐个吞没。他不止一次见过焰火刀的封印天火。在洛家尚未与大漠蛮族结盟之前,洛家军队曾被其逼至中原边界。准确说,是被逼入了万万不可跨越一步的雷池边缘。那时候,昭言还不大,身边的各位将军还称呼她“少主”,但已经使的一手好刀。那时候的沙场,寒鸦四起,双眼中除了尸山血海已经容不下其他。洛家避入大漠时凋零大半,再陷沙场存活之人更是寥寥无几。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耳熟能详的名字逐渐冷却成灰。所以那时候昭言第一次解封了焰火刀中的天火,结局也可预料。战况陡转,蛮族败退,但她半条性命几乎为之耗尽。后来又有一次,那时候洛家已然与蛮族联盟,在大漠中也声名远播。那与中原军交战前的几十年,算屈指可数的安宁日子。 至于与中原之战,洛家险胜,双方死伤不计其数,不过好歹把中原人赶回老巢。那时候她早已成洛家家主,向来独自领军,摸爬滚打成了沙场老手。不到万不得已不碰天火。她砍下敌军将领的头颅后,却松开了焰火刀,仍由它滚落马下,刃上鲜血粘连黄沙。不知这次天火从何时破封,总之三天三夜,烧了个干净。

他不愿见天火,它不是好兆头。烈马大口喷着粗气,仿佛识得空中的焦烟味儿。

随火势弥漫,刀内灵力如洪水开闸,在白热化的空气里泛滥开来,丝丝如缕,挑拨暗处骑兵之主的心头。


该死。风里好甜的气味。丫头贴着树干,几乎想舔舔鼻尖前的叶子,看上面有没有沾到几滴。红衣服的到底什么来头,随便放一点灵力都能馋死个人了。要不是打不过她……算了不提。她抿了抿上下唇,小心吮吸漂浮周身的灵力。而明处的焰火刀,在她看来,如同吊在半空的红烧肉,只有羡慕的份。正兀自陶醉,鼻息间斥入一股焦炭味儿,这味道没过多久就急不可待地包围了她。

丫头的家教不错,所以没认识枪兵之前几乎不会说脏字,但跟他话说多了才发现自己曾经错过了人生中多么精彩的一部分。

妈的。她绝望地合拢眼皮子,整个人垂在树干后面,总比被烟熏好。洛昭言在一边杀人放火,她也不闲着,心里有条不紊地问候了一遍洛家先祖。还是枪兵不在眼前的缘故。要是他在……不说他还好,一说,丫头这浑身的气都不打一处来。这次行动全是他的主意,名为打探敌情。嗯敌情是打探到了,看现在这状况,小命也要探在这了。好在她几千年的修行不是盖的,人世也混了多少回了。要藏起自身灵力,那是想藏多久藏多久。又幸亏她还留了心眼,早在这个山头埋下结界,保证到今晚,枪兵的气场几乎不可能被他人感知。要不是有此两手保命,现在不是烧成一把灰就成那把放火刀的刀下亡魂。

妈呀……真的是没法不夸自己机智。可眼看树枝都快被烧秃了,天色更是渐晚。她现在是人形,藏身于此早晚被发现,或者时间一到结界失效,枪兵也难逃一劫。

老天保佑,让穿红衣服的两位分个神,我好用这个空档解开灵力化作原形。到时候一溜烟谁也捉不到我。枪兵么,自行跟上好了。老天爷保佑,片刻也好啊。


——4 END——


好想一巴掌拍枪哥脸上,傻了吧你。

丫头的原型出自仙6剪影里的尔康书妹子。我已经凭一个剪影开始撸人设了哦呵呵呵。以及战斗真是我一生的痛……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