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 章零7

前情:6


7

咚咚两声叩门。

“公子,明绣姑娘回来啦。”纸窗钩出一名女子的轮廓。随后吱呀——

“打搅。”屋内的檀香听闻她的声音,也识趣地退散。

闲卿从案上的书堆中抬起头,邀她对坐,“来,坐。”

明绣颔首。

“快跟我说说,今天在外面玩的好吗?那几个丫头不曾欺负你吧?”闲卿一边问一边起身抱走杂书。明绣见状也不肯闲坐。她好像很熟练似的,跪立在案边上收拾,把卷皱的封页压平整了再递给书架前的闲卿。

“爱莲和叶青两位妹子倒是与我所想的不大一样。”明绣回想她们凑在戏园子门口张望又不敢进去的模样,不禁微笑。

“哦?你该不会把她们想做了跟你一路的大家闺秀……”

“没有那回事。我原想……”明绣忽然停下手上动作。她原想红袖楼是风尘处所,里边的多半也是风尘女子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闲卿走来,拾起案上剩余的书,“红袖楼确实是青楼,但我这儿可是全景安城挂头牌的青楼。自然跟别处不同。楼里的姑娘从不抢男欢女爱的生意,最下等的也得会弹会跳才行。”

“她们两呢?”

“她们啊……”闲卿搁上最后一本,与明绣坐回案边,笑道,“专司陪玩儿。多少公子小姐都争抢着呢,身价在红袖楼都数一数二。你想不到吧。”案上挪出的空里放了一副白白净净的茶具。

“难怪。我问景安城里有些什么好,她们直说的天花乱坠。还说今日的吃喝玩乐她们琢磨了一夜,尽是最好的。”明绣说到景安城里的吃喝玩乐,也忍不住双目熠熠。

“你可问对人啦。”闲卿将白瓷杯逐个润了一遍,再揭开茶罐的锡盖子。一股沉郁之香自若有若无的檀香中破入鼻息。“可惜她们再过两年也得走,不知道会去哪儿。”

明绣的目光随茶烟升起,微微一怔,“离开景安?”

“我猜的,也最好这样。”闲卿叹了口气,趁着倒水的功夫,将它埋没地淡不可闻,“一入侯门深似海,她们哪个不懂。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离开此繁华之所,嫁一个农夫,或者开小店的,平平淡淡了此一生。”

明绣接过茶,慢慢啜了一口。还烫,却很香。景安城对她们来说大抵也是这样。

随后分三口而不饮尽,好留一味余韵。


“茶也饮得差不多了。我们还是说正事。”明绣将衬着茶碗的手放落在膝上。

“洗耳恭听。”闲卿的双眉亦沉了几分。

“话说我们三人行至城东,我便感觉不寻常,遂寻了借口上街边的酒楼一坐。不时听到有人提起东山大火,还有妖孽作祟阎王发怒之流的风言风语。我不敢打草惊蛇,只向窗外远眺……”


“公子,绣姑娘,线报。”门外传来叶青的声音。

“叶子你进来吧。”闲卿往案上多摆了一杯茶。

随即门内闪入一个浅碧色身影,小心翼翼地掩上门,正是叶青。她冲明绣眨了眨眼,再从袖中取出一截锡管递给闲卿。闲卿道过谢,邀她喝一杯再走。叶青却忙摇手,“还是留给绣姑娘吧。李家二小姐跟我约好今儿个看戏去呢。我可不好叫客人等的。”

“好好好,你忙你的。”闲卿摇摇头,自饮一杯。

叶青正欲推门,忽然又想到什么,转身凑在明绣耳边窸窸窣窣地说,明绣则歪过头噙着笑听她。好像早春时节屋檐上正呢喃的两只燕子。她说完就心急火燎地跑了,带起一阵春风。

明绣目送她离去,回头笑问闲卿,“公子猜她说什么?”

“你们姑娘家爱咬耳朵,说的是闺房密语,我可不爱打听。”闲卿说笑过后,将手中瓷杯放定,目光移向那截不起眼的锡管。


管内密报云:日出东山。


闲卿观后微微一笑,本欲交与明绣。但见她一颔首,闲卿指尖已染灰烟,那四字亦乘风而去。

且提醒公子,景安城内须得万事小心。即使身处红袖楼,依旧以心音传讯为上策。

我明白。

那么,敢问“日出东山”有何深意?

日者,赤色,带火。除却“昙华洛家”,还有谁胆敢以此姿态现身于景安东山呢?

昙华洛家……我在世时倒也耳闻。

哦?连你也——

嗯。说来洛家与我族先祖渊源甚深,以致于现今的直系后代仍能拥有远超凡人的灵力。

原来如此。难怪洛昭言初战的阵仗就如此高调……

依我所见,不妨继续按兵不动。

借刀杀人。

此言得之。


明绣行至窗边,正是华灯初上。昏黄色灯光一团挨着一团,点燃了檐边儿的琉璃瓦。长街如龙,人流如潮。糊纸灯笼的,卖糖葫芦的,挑馄饨担子的,说说笑笑莺莺燕燕的,点头哈腰少爷小姐的,一同唱着一出人间大戏,处处抖落着烟火气息。

“老人常言,天上不比景安好。”闲卿背手而立,额前发有几绺散漫在风里,“要我说,只有没见识过天堂的凡人才敢出此言。”

明绣只笑,并未作答。

“难不成你们神界还比不上这区区景安?” 

恰逢吹来春风微醺,入夜也不觉寒气。明绣拉拢鬓边长发,一边广袖垮到臂弯。“非也。人界独好在有了人——生,老,病,死,相对才有乐处可言——我辈则不同,百年千年皆视作弹指,实在无趣的很。”

闲卿却摇摇头,欺身近前掩上半扇窗,半打趣半认真地说,“那明绣姑娘一定是神族异类了。”见她沉声远眺,闲卿亦不敢玩笑。夜色里隐约可辨东山轮廓,如同乌黑衣袖上误染的墨迹。他知气氛有异,随即传讯。


如何?

险些忘了告诉你,今天出门我还碰见了那位“越祈”。

哦?怎么不早说……

匆匆一眼而已。

莫说而已。越家精于感知绝非一日两日,但凭此一眼,你的弓兵身份就不言自明。看来打硬仗只是时间问题。


两人一时默然。眼底灯火如烛火飘摇不定。


如此反而简单。她的刺客正是难得的对手。

恐怕她本人亦然。


闲卿在暗地长叹一口气,折扇收拢掌心,一下一下扣着心头。越家姑娘不仅难得,还难缠。麻烦啊。“公子多虑了。红袖楼绝非越祈之首要。”

“哦?愿闻其详。”

眼看那背影逐渐模糊。明绣还意犹未尽,如同落幕散场,仍凭着戏台栏杆不肯走开。“她入东山了。”

闲卿身影一顿,“青溟越家……昙华洛家……”,他一边喃喃笑道一边坐定。一副好戏才刚开场的优哉游哉。“明绣姑娘押谁赢?”

“自然是我跟公子。”明绣拂袖入座。

“哈……然也。” 


两杯对坐,又满。


——7END——


传说中的双更。其实是之前屯的文 叶青妹子依旧是我的私设龙套,但是我炒鸡喜欢这种少女///A/////// 以后有机会写个红袖楼专场,就是要给龙套们加戏加戏加戏!!!![以后要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正剧辣么拖我就给ta们看这条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