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8

前情:7


8

东山多竹,风声如潮。两道身影刺入铁青山色。


正值人间四月,城里依旧熏风满地。城外却寂寞的很。月亮只有一弯,星辰也如丧家犬不知忘何处落魄,有一搭没一搭地守着大地。东山的桃花则是风流名士,今夜看便不是谈情说爱的时机,更加谢得着急。

“啪嗒——” ,越祈只手拗断一根老树枝,拿它挡在自己与湿漉漉的夜色之间。随后一低头,腾身而起,双足错落点地,一连串草茎迸裂的啪啪脆响正爆裂开来,如同荒僻的海边只剩潮水一把拍碎泡沫。而黑瞳恰逢月光,雪亮如新刀出鞘。今朝抬头看了好久的月色,大好天气非得拿来杀人。他垂下眼,一地竹影慌乱后,亦无影无踪。剩下几竿还未立正,搅得风声呜咽。

他追至某开阔地带,双眉忽然绞紧。而离他一箭地之处,月光顺少女的后背一半倾泻一半化烟。她抬手勾散了发带,五指如花枝方自严冬醒来,拨开薄雾后又倏然没入发瀑。越今朝忽然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晚上。

“看什么?”少女别过脸,颤动的睫毛像上了霜。双唇正抿住黛色发带。

“叫我拿一下不就好了。”今朝二话不说救下她虎口边的带子,盘在右手手掌。

“习惯了。”她一手圈好头发,一手向今朝讨回带子。两下三下绕得密密匝匝,正打结,忽然笑道,“我快忘了身边还有个人。”

今朝看她重新扎好,听到这话也只闭了下眼,不作评论。

“好了。”她舒了口气,看向今朝,“那就,开工?”

“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话音刚落,一道雪亮从今朝背后现世!叮——长刀落地,枯叶骤起,旋即迸散成屑。“在哪?”

“怎么说起打架,今朝就这样心急。”她眼神一转,突然换了张狡狯的脸,一句话把今朝打入与自己同一条的杀手阵线,“敌人是洛家家主。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我总要准备准备,否则岂不对不起这世仇?”

越祈以为今朝定忍不住反唇讥她没心没肺,或者直接被堵的无话可说。她光是想怎么回嘴,心底里就浮起笑。从小到大连吵架的人都没有,所以她认定,现在就乐意找他斗嘴,全是憋的慌。今朝好像知道那丫头在乐些什么,偏不说话,笑都没有半点。这下她真没辙了,憋了一肚子也只好闷着。趁今朝没看见,她忍不住撇撇嘴。

突然越祈双眉一冷,瞳内黑色如同月夜出山的大河,缓缓流淌入海,又不乏汹涌澎湃。“刷啦——”她脚边的杂草倒下,露出一道整齐的伤口。“果然。”她仿佛了却大愿般,伸手将杂草后的岩石从头到尾抚了一遍。连刻画的沟壑都还留有余热。


这是一朵天火印记。爹说也是昙花洛家象徽。


“今朝,你知道我为什么参战吗?”她突然站起来,头也不回。风也不来。

“简单。为战而战。”说话的人立在越祈身后,左眼处有一雕花眼罩,颇为特异。瘦长的手指扣住刀柄,指缝处垂下一截粗布。说的好像他们早就认识,相互熟到烂透。“是最可怕的那种人。”

“嗯?”

“不过,反正我跟你一道。”

她好像在掂量这句话值几两几钱似的,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轻飘飘的字,“也对。”随即,耳边似有哧哧作响,如同猛兽进攻前的喘息。她双眼一合,狂风骤起,满山尽是竹林披靡之声,恍若沧海与苍穹随闭目的一刹那倒置。而她化作一粟,任由这力量在脑海炸响,任由每一条回路颤抖着共鸣。

“流淌也好——”

刚才扎不起的短发此刻尽皆退散,她因发力而微红的双颊在月下更如淋雨桃花,都晕开了去。

“汹涌也好——”

她掌下的岩石猛烈摇晃,高贵花纹在灵力回路的映照下,竟战战地扭转,扭转,扭转至无可转圜。

“皆为吾之意义,不容置疑!”

闻言砰然,岩石连带印记裂成一地碎片。还有结界一角崩塌的美妙声音。

“啧,洛家的果然不赖,”她拍拍手,把披倒的草踢回原位,“还费了我一点功夫。”她瞥见今朝眉毛一挑,估计又在腹诽。她当然绝不肯吃亏,赶紧在肚子里自导自演地顶嘴回去。

“不过,阿祈,洛家难道不会察觉结界有失?”今朝将目光从她手臂上移开,转向浓黑。

越祈的目光在四下掠过,随后一一解释,“这你就不内行了。洛家素来以天生灵力之巨而自傲,不屑于精通感知变化。而此类恰是我越家的专司。但话说回来,洛家一别中原六十年。现任家主洛昭言的实力是个什么样子,我并无几成把握。”

“可阿祈俨然把她当死敌啊。”

越祈眯起眼睛看新月,“但愿她当得起。” 


这么好的天气,不拿来打架岂不可惜?

——8END——


天真的我以为这更就可以写真。世仇的第一战——这种狗血剧情。结果突发双越??? 写的卡可能有些奇奇怪怪的有空改。啊呜我知道最近几更节奏很拖,一个是要说戏一个是我不会写打戏不会写打戏不会写打戏!!!所以忍不住拖了起来OTZ[保证后面好几更都有打打打[我也想写炫酷的打打打QAQQQQQQQQQQQQQQ

其实我也纠结过,在我的私设里,究竟谁更喜欢打架……………………………[。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