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 章零 9

前情:8


9

食用前注意:[]指英灵与主人间的心音通讯。“”指对话。


[昭言,听到吗?]男子勒转马头,双眉如凝夜色。风难吹散。

洛昭言暂按下吟咏之调,心头袭上一片阴影,[嗯。请讲。]

[西北方结界出现异动,我去去就来。枪兵他们先交给你了。]马蹄声起,呼啸而去,踏碎满地水中月,[自己当心。]

西风捎信至她耳边,仍旧凉意不减,[好。]她侧转焰火刀,一侧的白刃裸露于湿漉漉的空气。


炊烟已断,披上浓黑的虫鸣却未安眠。少女的右手悬于月下,皮肤下冰凉奔腾,仿佛儿时所见的极东之潮仍在反复呼啸。她忽然垂下手,盯住脚边的赤红印记不放,“今朝,这是第几个?” 他正背对着越祈,稍稍偏过头,“第三个。” 眼前的浓黑如同晨雾换了一身墨色。洛家该来了。

他拔起地上的长刀。身后一声闷响,几粒碎石滚入草丛。“那就这儿等他们吧。” 少女的声音压过了结界碎裂。

果然马蹄声近。


长风亦不落后,自东往西撕开夜的幕布,如同开战前的第一声号角。霎时吹的满地树影战战,无不折腰。越祈一跃而起,只手扶住树枝,半张脸埋入黑暗之中。面前是无边黑暗,耳畔是风声猎猎,她眸中却只有一匹赤红像月下孤狼,越靠近越难咬住口中饥渴,掀起满山沙沙,磨碎春夜暧昧。侧畔刀锋一亮,掠过她混入夜色的双眼。

“吁——” 夜色退散。

那人朗声:“来者何人?” 借由今晚的好月,刀锋与甲光才得以勾勒马上之人的轮廓。手握长刀一柄,座下烈马一匹,肩上披风一张。目若火炬,语带沙声。以上皆与越祈预想的边塞大将军一般无二。想来传说中的洛家人都是这尊模样。

她似乎目光一暗。不过还是跳下树来,双手背后,规规矩矩地作答,“越祈。” 

恰好风声停滞,万籁屏息,唯有一声扑棱棱——似鸟雀冲天。

“见过青溟越家少主,”对面竟也跳下马,探身作了一个深揖,“我乃英灵骑兵,侍奉洛家家主。”

他……干嘛……  越祈小退半步,忍不住瞄了一眼越今朝。后者的眼神却好像飘在天边。他这又是——罢,现在对付洛昭言要紧。

“麻烦叫一声你家主上,” 她转向戎马之人,蹙起眉头,收拢五指。“报我的名字。”

“恕难从命。”话音落下,夜色一凝。唯有长草窸窣,渐次倒在他脚边。隔了一箭地,隐隐有个人影抬起头,星光划过银色眼罩上的雕花。

骑兵收住脚步,将焰火刀藏入身后阴影。又沉下嗓子,五指再次扣入刀柄,“此刻我等无意兴战。若两位离开,我可不计较——”


“叮——!!!”

只见炯炯双眸刹那映出火花!随后两柄刀锋爆开一串尖啸,刺入满山生灵耳中!这一刹,风声亦不敢造次。唯有烟尘乍起,战场乍现。

“洛兄还是计较吧。”此刻话与刀先至,人却在后。


焰火刀哪堪再三沉寂,闻言锋芒陡涨,四周草木竟现焦灼之色。风凛然又起,凭空掀起赤色光泽,似邀三人跳那胡姬的妖异歌舞。越今朝侧脸映红,虎口一紧,双眉再添三分霜色。随即长草乱响,身影骤然没入。而马嘶声起,焰火刀破空一转横至骑兵腰后,座下马蹄哒哒,踏倒满目墨绿。此刻正反逼霜刀主人。随即骑兵劈风一砍,四下闷声一震。大小山石竟接二连三砸向今朝方才落脚之地!方圆几里,轰隆不息。过路人只道山神震怒,哪个有胆上前?

而山上之战仍无止息之兆。今朝再度纵身半空,似飞去摘月作弯刀。同时眼中寒芒浮现,刀上黯淡一扫而空。如一声惊雷劈落,直追马背上的甲光!骑兵只见一对他黑瞳如开新刃,鬓边黑发却徒增斑驳。

好一个风霜刀客。

他心下一沉,侧开半脸,骨节间磨出一阵噼啪。带茧双手反挥焰火刀,直逼向后!正逢今朝一个矮身,双刀又堪堪擦落火花!


“果然。英灵与英灵的战斗在短时间内太难分出结果。”越祈往树干后一侧,“这样的话,怪不得我啦……” 她垂下头,散入黑夜的黑发藏起了眼底的微芒,“同调——”


“奇怪,联系不上骑兵。”洛昭言压下疑虑,依旧调转马头。长发倒向左肩,盖住肩甲。座下却猛地摆头,缰绳生生在手上勒出一条血痕。她双眉一沉,正欲张口的一瞬间,无数发丝退至后背,青色剑形冷光瞬间勾勒出她封存已久的秀气脸庞。但闻,“哧——”  鱼鳞铠甲,在此一瞬,如沐日光。而此时此地,风声未及升起,草木鸟兽尚且沉湎于黑色的宁静。又见赤色披风骤然,盖灭她身后月光。手起刀落,冷光乍灭,带水的风中漂浮着焦灼的气味。刀锋以外,重归黑夜。又一阵马蹄。

“青色……” 洛昭言座下骏马四蹄张扬,溅起无数微尘,遮得月光也可疑。

“投影术……” 风掀开她额前的黑发,和前方的暗潮,“不对,不只如此。该称呼其为’念剑’。”

“不可能错了。” 她猛的一拉缰,一对赤色双蹄刺破空地前的黑雾。“青溟越家!” 


蹄下杂草披倒,风声破碎,断断续续地袭来。

“总算来了。” 空地另一头的暗处,隐约传来吱呀脆响。一步,两步。少女走出黑暗,身着深浅不一的青衣,好像呼出来的气都是黛色。“初次见面,我是越祈。” 她笑的时候,露出了一边的虎牙。

“久仰。” 两字落地,杂草间碎石颤抖,风势陡起,带起两人间的烟尘直冲碧空。


“吾名,” 洛昭言一张口,焰火刀锋上就跃起火光。草木好似预知死期,尽皆在风中战战,摩挲出紧促又连绵的呼吸。

“同调,”越祈嘴唇翕动,五指在体侧的黑暗中熟练张开。目光似也跟着火光跳跃。

“洛,昭言。” 焰火刀侧转,五指骨节在刀柄上起伏。披风的侧边渐渐服帖下来。

 


今夜的第一朵云遮住了月亮。苍穹之下,风息影动。


“开始。”念罢,越祈咬住下唇,踩着哒哒马蹄一跃而起,骤然冲开黑夜束缚。双眸一亮,周身寒芒乍起。众剑现世。

但闻马嘶追来,半空中焰火刀上顷刻炸开火花,凛然欲把天幕与半空身影一道劈成两半。却闻无数破空之声已然迫在眉睫!昭言暂压双眉,十指退开刀柄,朝天一转。顿时耳畔咋咋风响成篇,刀刃到处,剑光陨落。一时四蹄周围,冷光前仆后继,直将草木逼做霜色。

剑光之后,越祈双眉一拧,被风吹乱的头发盖住了半张脸。仅剩眼中煌煌,看来大有燎原之势。她忍不住暗忖:百闻不如一见呐。假使拼灵力,我死于洛昭言之手一点不冤。不过嘛……

她双足在树枝上一点,助了摇摇欲坠的落叶一臂之力。沙沙两声落地之时,一个纵身有如流星破开夜色。霎时双眸中有利刃闪过,身畔众剑好似临城之兵,手中所握竟如三军之首。临空一指,众剑得令。


“去。” 星辰在此一瞬也要褪色。


“叮”的一声,一粒碎石在今朝的眼罩上弹开,引他目光一颤。

嗯……她们那里灵力过于密集,连空中的石子和碎叶都被逼退。阿祈竟然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


“来的正好。” 焰火刀此刻化身出海蛟龙,于黑暗中骤然跃起头颅。擦过她脸颊一瞬,与炯炯双目交相辉映。“中!” 一字落地,众多剑身竟被藤蔓般的碎裂声缓步攀附。

这声音!

越祈双目紧合,仅剩下几根发丝擦脸的感觉。然而下一刻,耳畔依然充盈了无数脆响。她睁开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野蛮。”

“没完没了。”洛昭言蹙起双眉,双手一扬,缰绳被砍成两段。骏马似有觉悟,口中热气翻涌,撒开前蹄直踏夜幕而去。


“少发牢骚。”

洛昭言手上一顿。眼中只有碎剑飘落的碎屑。人呢?

不好——

“昭言!” 骑兵四蹄惊起,惊见一人横刀在前,头也不抬,“好好看着。”


风声顿时转为一声尖啸。

背后!

一对浑黑眼中乍现鳞鳞铠甲,虎牙反射着一点月光。抬手一剑!

同时赤龙调转,竟摆尾一格!


弯月再出。火花骤灭。


两人被拉开百步远,直退至各自英灵身侧。随后沉眉紧缩,急喘着好似在吞吐夜色。

“看见没,”越祈胸口起伏,不住地大口喘气。头发从肩上滑到锁骨,正好遮住仍未熄灭的回路。“差一点而已。” 

“先把气喘匀了再说话。” 今朝皱了一下眉。

好在这次她没有不服气。


“骑兵。” 洛昭言捡起马背上两个散开的缰绳。“方才越祈所用,究竟是什么门道?”

骑兵深深看了越家二人一眼,“恐怕没有什么特别,速度而已。”

昭言一愣,“若真是这样……” 她顺着马脊背上的一溜鬃毛,忽然一握拳,“姓越的可是活活从我面前绕到背后了!你但说无妨,我当真如此迟钝?”

“昭言莫急。” 他但看并肩之人柳眉倒竖,心知“但说无妨”四字不可信。昭言从来心高气傲,这回只是平手,想来不会服气。且劝她吧。


“对面的话可真长……”越祈正打算跟今朝走,胸口无端一跳。暂收脚步。

“怎么了?” 

“没事。” 她追上去,最后回头瞥了一眼今夜万里无云的天。一大一小两只影子堪堪闪过。


[今朝,到山下停一下。]


——9 END——


我真不会写打架。所以建议大家配合中二一点的战斗音乐。写文的时候我用了this illusion,不听写不下去,太中二了。

打了角色tag,不要打我就行。

评论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