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10

前情:9

 


 

10

 

“呼。” 扁络桓一个弓身在飞檐上立定,探手想把小媛从肩上解脱下来。谁知那丫头“啪”的一声把他手心打的通红,丢下一句“等会儿”,就伸了脖子朝身后的东山张望。

“刚捡了命回来,你就消停会儿吧。” 扁络桓看了一眼狡诈的弯月,强把她揽到怀里。提枪一纵,粘满山泥的鞋跟点在石板街上,如同踩进棉花堆里,一朵响动也不多。 

“好了,三哥快放我下来。” 小媛说着已经如泥鳅般滑出束缚。全没有征求扁络桓意见的意思,不过说句话打个招呼。

扁络桓自不与她去争,否则没完没了起来那还得了。遂问起山上之事,“哎,刚那个青衣的姑娘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 小媛话到嘴边突然挥挥手,扁络桓便俯下身子。谁知丫头腔调一转,背过身去,“问这干嘛?” 

“哎别吊胃口行不行。我就随口一问。” 扁络桓抗起枪,赶紧跟上前边晃晃荡荡的影子。

“青溟越家的,叫越祈。江湖传言,她可不是一般两般的厉害。”

“越家?我在世时争九泉的几家里还没有这一位呀。”

“我也是近百年间才听说,”小媛忽然捏住下巴,活像私塾里拷问学生的老先生,“话说三哥还从没说过你在世时候的事儿……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闻言枪比人快,银光从小媛面前堪堪掠过,“嘶”的抵在地上。扁络桓狠狠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一个人径直往前。

 


天上的云走走停停,地上的人也跟着忽暗忽明。他拖着银枪,如过时的星子在人间漂泊。

 


“喂,我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小媛拔腿赶上去,衣袂猎猎搅动了夜色。“哎呦——” 她一个没刹住撞入她三哥的背影,趔趄了几步才站定。但见扁络桓横枪在前,难不成前面又出事了?

“三哥?”

“不闹。” 扁络桓腾出左手来搭她的额头,连着额发一块揉了揉,“这会我先去解决他们。回来再跟你算账。” 

忽然他手心一凉。

“道……道士……” 小媛在地上缩成一团,像筛子似的抖。双目圆睁,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渗入石缝里。鬓边垂下的头发丝儿都粘成一束挂在鼻尖。嘴唇像往白粉罐子里浸过一般,硬从牙缝里挤出几个词来,“他们……蜀山的……” 她越说眼皮越重,只辨的清一道接一道的白光,晃花了眼睛。 

“哎,哎呀!年轻人,” 老王一柄桃木剑原本舞的风生水起,奈何扁络桓一个箭步冲上来,就招招都想置人死地,非逼他亮出真家伙不可,“我说,咱们,能,不能,先谈,妈呀——” 

银枪在道袍上生生拉了一道血口子,“老家伙少啰嗦!” 媛儿啊,忍一忍。看三哥宰了他给你下酒!

“哎呀,怎么说,说不听了还!” 老王急的脸都皱了。要是现在不停手,把那只老不死的猫逼出来,这小妹妹哪里还有命活。 

“停手。”

遭遭遭,真来了。 

但见一只黑猫跳上小媛的胳膊。如同用黑夜捏做的身子,再在额上别两条奇怪的白蚕般的眉毛。

“扁络桓,”那黑猫唇舌不动,却正说人话。

 


 

[阿祈,怎么样?] 

[枪兵两人是从东山,洛昭言爪下跑出去的漏网之鱼。至于那个道士,应该就是我们在客栈见过的。]

[你打算怎么做?]

[这嘛……我想先救枪兵他们。]

[好是好,不过我怎么听像有诈?] 

[哎,这话可不好现在说。]

[我就知道你……]

[嘿嘿。]

[你刚说这条巷子里有捉妖的结界,有眉目没有?]

[再给我一点时间。]

[快点。]

[有了!]少女眉间跃起一抹喜色,将手掌覆在一块青石板上,随即青光大盛,[你看。]

 


 

“即刻切断与绮里小媛的契约,她自可无恙。”

“放屁!” 横卧在地上的小媛吼道。她挣扎着撑开一只眼睛,胸口贴着坑坑洼洼的路面,如同被捞起的落汤鸡正猛烈的篡取空气。

一时四野寂静。

连扁络桓都双肩一震。旋即双眉一锁,银枪倒转,直取黑猫门面。

 


 

少女听到这一声如惊雷落地,相当不厚道的笑了出来。[今朝,我有预感,我们救对人了。]

[我也有预感,这小姑娘厉害起来恐怕不逊我们阿祈。]

越祈一心想回驳他,话到嘴边又被一个“我们阿祈”给击得粉身碎骨。只好故作没听见,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地上蜿蜒的青光。这个,八成就是困住那妹子的阵法的阵眼。我倒要试试蜀山的水有多深。

 


 

巷子里乒乒乓乓依旧未停下半刻。

老王心里纵有千百个不愿意也没法子违背令咒,只好提了拂尘就与枪兵大战三百回合。而扁络桓一方面救人心切一方面怒火中烧,巴不得上前剥了黑猫的皮给小媛作垫子。枪上凶性更崭露无遗。 

“既然如此,就给她个痛快。” 猫爪一落地,登时青光灌满整条巷子,又不知打哪儿来聚起满地的黄纸符……

 

 

正在此时,纸符竟皆瑟瑟发抖,连带着石板,砖瓦,树枝,整个一方小世界都震颤起来。紧接着轰然一声巨响!青光如破镜片片凋零,如落叶般,茫然归入夜色。

“贫道的阵眼!”老王只见眼前阵法急速流逝,顿时一阵捶胸顿足。

黑猫只往巷口望了一眼,“走了。” 随后猫尾一摆,如同雨下到海里般,竟又凭空消失了。

“哎你倒是等贫道一等……” 老王手上拂尘挥的跟苕帚似的,只想寻个空隙脱身。可扁络桓本是恶狗本性,哪里有到嘴的肉再吐回去的道理。“奶奶的。要不说养猫的都是上辈子欠的呢。”

只听风声一尖,银枪正对道袍破了个大口子的胸口。

但就这么隔了一眨眼,老王也没了。这一人一猫好像从天而降又往天上逃了一样。 

“混蛋。”扁络桓一枪砸在街边瓦房的泥墙上,簌簌震落了檐上的灰。这才喘着粗气去看小媛。她要没事还算万事大吉,要有个三长两短……

扁络桓心里咯噔一声响,收起银枪蹲在右侧,伸手拍拍她失色的脸颊,“小媛?” 她鼻尖的汗珠钻进扁络桓的指甲缝里。唇上气息稀薄,吹的他直痒痒。“媛儿?” 他一颗心本就悬在半空,看丫头仍不见好,好似肚肠都被拉长了几截。

  

也罢,今儿就破个例,拿看家本领出来溜溜。

 

“哎哎你要干嘛!”刚才还静如死尸的丫头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扣住扁络桓的手腕,

扁络桓看她双目炯炯赛过朱门前的石狮子,精神抖擞恍若女版哪吒三太子。竟也顾不得手腕被抓得生疼,劈头盖脸一顿骂,“嘿小丫头片子!你三哥我被你吓的半死不活,险些坏规矩给你施针。你倒好,又唱哪一出!”

“我……” 小媛自知理亏,原本只想试探他一下,不想他动了真气。此刻竟有些手脚发麻,不知怎么收场才好。

 



“两位,打扰一下。” 一个脚步“嗒”的扣在小媛的影子上。

这台阶不可不谓从天而降,小媛赶紧回头搭话,“哪位?”

“你们见过的,越祈。” 月光从少女的面前打过来,脚下大大小小零零落落的水坑里都似映出她隐隐发亮的双眸。

“是越姑娘帮我们解了围吧?”扁络桓走上前,正把小媛挡到侧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今朝也从越祈身后的檐边儿上下来,一个纵跃落在扁络桓面前。

“越姑娘几次三番救我们,都没来得及当面感谢。”小媛硬是往前迈了一大步,“我叫绮里小媛,妖界的喜鹊精。以后若有帮得到的地方,只管招呼就行。” 说到“帮得到”,她还晃了晃拳头,加之腕上有青铜环,还真显出两下子来。

越祈与今朝对视一眼,不免莞尔。

一旁的扁络桓脸色却不大好看。[傻丫头,人家还没说什么,你倒是把自己的底细透了个精光。]

“那明人不说暗话,我确有一事相求。”

[你看看,人家在这儿等着呢。]扁络桓横了小媛一眼,也不接话。

小媛干脆装作聋子瞎子,只顾着越祈,“但说无妨。” 

“此事关系重大。明日入夜,还请两位来此,我们再找地方细说。” 越祈嘴上正经,眼睛可往别处擦的雪亮。两人的小动作一分不漏的落尽她眼里,徒然生出一点点羡慕。她对现状全没有任何不满,故而更不知这无端的情愫来自何方。只当它一时兴起,不当细想。

“一言为定。”

 


 

目送越祈两人离开后,小媛才记起扁络桓来。

“我说三哥,人家一片好心好意,也别都往坏处想啊。”她背着手,仰头看一溜细细长长的月亮。 

“我往坏了想还没什么,怕就怕人家早这么想了。” 他也跟着去看月亮,却只瞄了一眼就垂下头。真不懂读书人的脑瓜子,这月亮冷冷清清的,有什么好看。 

“哎,说真的,你刚才真担心我?” 小媛停步。

“真——” 那还能有假,“你奶奶个腿!” 然而他一下还咽不下这口气。 

“管你怎么说呢。反正我当真了。”那丫头依然不听她三哥的话,跟从前一样。

 



——10END——

 

苏,甜。苏苏苏,甜甜甜。——为什么这会成为本文的宗旨[面壁

 

给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护Master狂魔”

 
 

  

“是越姑娘帮我们解了围吧?”扁络桓走上前,正把小媛挡到侧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今朝也从越祈身后的檐边儿上下来,一个纵跃落在扁络桓面前。

  
 

 

以上都是痴汉脸的ooc,好孩子不要学。因为要是被原作打脸了,我都救不了你!

 

   
      
    顺手球评论!!!!!!!!!     
  

 


 


评论
热度 ( 3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