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11

11

东方吐出一线鱼肚白。


“前辈?” 老王窝在客栈石狮子的背后,唤着阶下猫。

猫儿缩成一团,一边的耳朵枕在两条乌黑前肢上,另一边懒懒地竖起来,如同肆里正迎风的酒旗。[说。]

“你到底打算怎么个弄法?”老王闭着眼往碗里摸花生,粘了满手的盐水,“一会儿用令咒叫我跟小扁打,一会儿倒好,自己先逃了。” 

半饷,台阶那边脚步声零零落落笑,桌椅板凳悉悉簌簌。等到客栈开门,也不见他主上动作。亏的毛色扎眼,免去被过路人一脚踩成饼的灭顶之灾。老王看它不作答,也懒得自讨没趣。说实在的,他从没想过要把那帮年轻人怎么样。然世界上的事情总归不会轻易就得偿人愿。少年时期被赶下蜀山,死后成为英灵,现在还要帮着蜀山跟小辈们斗智斗勇,扪心自问,竟没有一件是本心所向。


白活。


然而这念头轻快的很,甚至不用他亲自去撇开,自己就像南方早晨的露水,重归重,散了就无影无踪。他两指并拢钳住一枚花生,一用力挤出里边皱皮的肉来。

[你倒不曾讲过自己如何成为英灵一事。]猫儿不知何时已经跳上了门槛,似乎对他的心声产生了兴趣。

“我早跟你讲过了,你又没在意听。英灵这东西它很怪,不止好人可以进入英灵王座,实际上坏蛋,只要名声够响亮,也能成为英灵。我呢,估计是在蜀山被“师尊”“师伯”一类人当作反面教材天天念叨,久而久之,就这副模样了。”

[原来如此。]

“你灵猫可算蜀山顶老资历顶深的前辈。作弟子的时候常听说你无所不晓,怎么问起贫道?”

[无所不晓,舍“源”其谁。故我追寻。]猫儿一跃到老王跟前,石狮的影子投在它脊背上仿佛一件过于宽大的披风,[我若有传言里的神通,何必留恋人世。]

[呵。]老王大不以为然,拿鼻子看黑猫留下的爪印,[贫道就不似你这般没心没肺。]

[有心有肺,是为凡种。没心没肺,未必超脱。]

老王眯起眼看它正穿过走马灯似的人群,瞳仁在阳光下细的塞不下一缕烟。

[何必呢……]他伸手去摸装花生的粗瓷碗。


猫喜窜房顶。但光天化日踩着路人脑袋上房的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

老王紧盯着他不消停的主子,越过一个头顶接一个头顶,耳朵捕捉完花式咒骂,终于仰起脖子。他眯起眼睛看锃亮的一片瓦,灵猫正居高临下,颇为瞩目。

“干啥呢……” 他一低头一抬头,猫儿就咻的一下没影了。虽说灵猫有用不完的九条命,担心它也是瞎担心。不过他还是要问一问意思意思,[你干啥去呀,心急火燎的?]

[第七组现世了。]

[哟。离咱这儿近吗?]老王突然直起背,碗里的水险些晃出来。

[他叫洛埋名,剑客之主。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会会。]

老王跟灵猫混久了,不能更清楚它最大的特点莫过于懒。所以从不说废话。它口中的“可以去会会”,说人话就是“该你上你就得上,不上用令咒也让你上”。昨晚他实不愿迎战枪兵,最后还不是血的教训。这回他可学乖了,[好,贫道就走一遭。]

[我也先走一步。]

[还找十方那小子?]

对方不答。

有的时候,老王寻思它和村里的老头子老太也没什么区别。遇上年轻人就喜欢讲东讲西,还爱臭显摆,老一副“一代不如一代”的冷脸。啧啧。


“大人。”

“进来说。” 折扇忽的洒开,挡下一方日光,“找到小姐了?” 

“嗯。小姐昨夜住在城东的一家小客栈,现在已经离开。”

日头过去了,粗木案几和执扇之人随之黯淡。连这人身上的红袍都似沉降落地,成了枯血一潭。他本人却换了一副面孔,亢奋如饿狼饮血。半个人撑在案上,双肩耸动,浑身震颤,牙缝里挤出来的笑声活像笼中困兽从喉咙低压出低吼。不知这力压鬼哭的笑声起伏了多久,一旁侍者几欲合眼之时,但闻一声撕裂心肺般的笑声。


外头满屋顶的麻雀争先恐后地散了。


“你笑完了,可以告诉我下一步了。”

“好,藏锋,” 他好像还意犹未尽,“你继续盯着洛昭言。小心别被发现。” 那个叫藏锋的神秘人一领命便不知所踪。另一边他还拿扇柄一下一下敲着手心,“我也该找溯漩一谈。” 


过了一条走廊,房门一响,“漩儿?”

不答。

“溯漩,开门呐。” 两扇木门猛的一震,屋内的亮光勾出他的轮廓,“是我,洛埋名。”

仍旧不答。

“溯漩?” 他退开几步,倚在墙上笑,“乖啊,开门。”

“你让我开就开,让我关就关啊!你不是还命令我待在这屋半步都不许出去嘛,不去就不去!我也不要让你进来!” 

他只听里面“哐当——”,不知是瓷瓶还是陶碗砸在门上,碎了一地。幸好不是在家里,没什么值钱东西,否则他还真有点心疼。

“还有,谁教你叫我‘漩儿’的,不许叫。” 她叉着腰喘气。气的双颊晕红,比刚打完架还累。哼。这次不管这家伙说什么花言巧语,我就是不上当。死也不开门。我看你耍什么花招。

“ ‘溯儿’ 可不太顺口……” 门外的人赶紧为自己辩护。

“难听死了!更不许叫。”

“所以我说,还是’漩儿’好听。没说错吧?”

“错错错,全错。管他好听难听,都不是你叫的。” 她这回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好比首都城墙上的守军,就是敌方兵临城下,连木桩子也祭出作破城的最后一击,也绝不开门。

“那是那是。在下不过说两句笑话,想让溯漩姑娘开心开心。” 

“还有脸说,一点儿也不好笑……” 房间里隐隐有闷响,一声接一声。

洛埋名斗胆往门缝里一瞧。敢情在踢书柜,算了算了,起码比砸东西友好多了。

“唉,怪我实在无能,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他架起苦笑,青丝垂肩配上眉目黯落,乍一看真如丧家之犬。即便溯漩在屋里根本没心思放在外面,洛埋名依然把独角戏唱得活灵活现,“不过现在真有一桩好事要告诉你。”

“什么啊,有事快说。” 她走到门边。嘴上还沾着怒气,脑子却不自觉地轻快。

“溯漩大小姐,出来吧。” 折扇“哗”的一声打开。

“唉?!” 她凑过去想再听清点,不料一头撞上老榆木门。哎哟。

“出来吧,我都同意你出门了。还愣着干嘛?” 就算你会坚壁清野,还不是不攻自破。


“哐哐——”两声,黄铜门环往两侧墙上死命一磕。日光由一线骤然喷薄而出,逼的洛埋名双眉紧蹙,连连后退。他还没看清溯漩的脸,那姑娘就一溜烟不知往何处去了。好在埋名在她身上种下了洛家祖传的昙花咒印,不怕找不着她。


更要紧的,不怕洛昭言碰不上她。

——11 END——


凑个2000都不行OTZ。

不过终于终于终于!!!了却我心头大石的一组出现了。其实这组是我写11更的时候临时凑的,大概就是——看了一下剩下的配角,选两个颜值高的,好就你们俩了——这样。本来以为埋名就一中二少年,结果被边江小哥一说这人很讨巧,我就来了兴趣。不过也实在不好写,考虑了很久要怎么体现“讨巧”。写了一点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埋名我看好你OVO

ps不要担心十方,他只是出场比较晚。他那组是早就定好的。[现在觉得这种呆萌宅少年好难写OTZ[我还是比较喜欢健气落拓的少侠

评论
热度 ( 2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