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13

⚠重申:本文纯属私设(写于仙剑6原作发布前)。各人物性格&各关系与原作出入不等。有原创人物出没。[作者也会崩自己的私设么么哒

⚠如有人对我打 仙剑 tag及其他人物不适,请先说,否则我估计会一直打着。

前情:12


13

冷风从她背后吹来,金发差点糊满半张脸。

她右脚往后跨了小半步,把怀里一摞深深浅浅的胭脂塞给老板娘,“给我拿着。” 腾出双手屈臂在前。

而骑兵隐在瓶瓶罐罐后面的五指,蓦地收拢成拳。眼中刻入朔漩的一身火红,“姑娘,可否向你打听一个人?”


东面的风直穿街巷,扯响了一整条街的酒旗。


“没空。”衣袖突然鼓动,刹那灌满躁动的空气,如同在暴风雨下惊散的火烧云。朔漩只往身后台阶一踩,突来妖风裹着她直扑房梁,但见红裙迎风一颤!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这才想起来惊呼,一个接十个,最后数十双眼睛整齐划一地咬着上空的赤红影子。

那道旋风收了神通,稳稳落在横梁上,赫然还是浑身火红西域打扮的朔漩姑娘。她双眉紧锁地拍去了手上腿上一层灰,浑身珠子坠子骚动了好一阵才安静下来。又猛一跺脚,“看什么看!” 下面的被呛了灰,这才醒悟此地不宜久留,拖主子拖丫鬟再带上女人们特有的事后尖叫忙不迭地夺门而出。只有老板娘沙哑的嗓音还在墙壁间回荡。

最后只有“吱呀——” 骑兵目送老板娘颤颤巍巍关上门,紧接着听到一阵鬼哭狼嚎在街上拉开。

走完了。


铁制品锈蚀的气息钻过粗布,如失控的战车般疯狂碾过房里的浓厚脂粉香,迅速将这里打扫成战场该有的模样。甲片一层接一层从胸口声声长出,紧随着金属间的共鸣从闷声陡然升至尖锐的巅峰,放肆刺入在场所有活物的耳膜。

“真慢。”一团赤红影子正急速俯冲。

焰火再出。凛然白刃硬赶在影子落地之前,将空气劈做两团。她就在刃口之下。


街上已然恢复一派春光明媚,只有西街菜市隔壁的衙门忙成一锅乱粥。

呵,从没听过有人在脂粉店闹事的。


“哧。” 果然红绸袖子豁开一个不小的口子。

骑兵双眉顿压。

只是衣服坏了,她显然没有受伤。以坠地之姿躲开焰火刀七分力的一击……如何做到的……

后面的地板已经完全塌陷,其下青石地面也陷落一个摇篮大小,甚至裂缝之遒劲,贯通了他身后整面墙。

“轰隆——”

刚才被朔漩借力过猛的横梁哪里还禁得住这般动荡。呻吟不过三声,就急不可待地簌簌砸下碎片,眨眼要诞生一个碗口大的断口。

“破屋子。”一串红影夺门而出。

骑兵盯着快散架的门,上面糊的纸还在鼓动。


但闻轰然。景安街上又有热闹看了。


此街往西三条巷子,有一座香火甚旺的寺庙。里面的佛塔永远金碧辉煌,八面玲珑,唯有今日不同。塔尖儿上立着一道艳影。

除了朔漩,没有别人。


塔下郁郁葱葱,偶尔窸窣作响。[下来。]

朔漩愣了愣。佛塔很高,隐约可见一个人影仰着头暴露在她脚下的阳光下。

这是谁来了?竟然请动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子动口。

她一跃而下……

“你来干嘛?”她把双手搅在胸前,倏然走到来者前面。说的好像是这人扫了她打架的兴致。

还没等那人开口,朔漩忽然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可是——可是你跟刚才那个长得好像……” 随即反应过来,“你谁啊?!要打架就叫你的人快出来!”

“姑娘,我叫洛昭言。”她一抱拳。

“哦。你叫阿猫阿狗跟我有什么关系。”眼前鱼鳞甲,赤火披,配着恍惚熟悉的一张脸,朔漩看着就来气。“要打快打。”

“我是刚才与姑娘交手的骑兵的主人。”

朔漩突然来了精神,从腕后变出一把短剑,“他人呢?”

呢字尚未落地,昭言颈上一凉,白刃薄窄映出一瞥秀气的五官。昭言紧缩的双眉骤然惊散。

幸好骑兵刀锋亦不落后。眨眼即至朔漩的后背。“你竟然把昭言藏在此处。”

朔漩从鼻子里出了半口气,“真慢。”唇舌刚起,已然身入风中。

骑兵领教过她的速度,岂敢怠慢,当即手腕翻转再涨烈焰三尺直欲夺旋风生机。

“且慢——”两把焰火刀铿然相问。

“昭言?”

“我想……里面一定有一些误会。”那女子朝佛塔徐徐走去。

朔漩坐在第三层塔檐儿上,拨着生锈的风铃,“误会两个字怎么写?” 短剑赫然倒插在瓦隙间。

阳光有些烈。骑兵的眉头越皱越深,一把拉住前面人的手臂,“昭言,她到底把你带到哪里去了?”

昭言回过头,模模糊糊的朝朔漩方向一望,“她?剑兵?” 

“不管她。”骑兵看也不看,直勾勾地盯着对面一双眼,好像生怕朔漩对他的主子下了什么药,“你去哪了?为什么脂粉店附近你始终联系不上……”

“抱歉。其实我主动切断了联络。”

骑兵突然松了手。

“是我没有事先解释清楚。”她忽的仰头,金色镀上额前发丝。她闭了闭眼,“事出突然,我们二人行至脂粉店附近时,我竟……竟突然感应到……昙花咒印。”

骑兵扣住刀柄的五指关节,噼啪,一声响。

昭言好像在回应他的惊讶,再次肯定,“我不会弄错咒印,当时它正在那附近。然后,我为了追踪咒印来源,暂时切断了你我的联络以免干扰。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来源不在人身上……而是……英灵……”她再次抬起头。


与此同时,无架不欢的朔漩正百无聊赖到主动找上埋名聊天。

[你搞什么?]

[没什么。]

[刚才叫我下去,现在又让我呆着。有话一回讲清楚没人教你?]

[有个词叫相机行事……]

[我知道!别说的好像就你知道就你聪明似的。]

[我哪敢。]

[你还没说底下两人到底谁啊?长得两张一摸一样的臭脸……]

[洛昭言——我说她是我妹妹,你信不信?]

[她……]朔漩坐姿僵了一下,[没听你说过有妹妹啊,突然蹦出来一个?兄妹对手戏,你们家挺有意思。]


我们家……

有意思,的确有意思的很呐……

埋名推开窗,从这里正能看见佛寺的塔尖。


[朔漩,接下来他们会问你关于“昙花咒印”的事。不管怎么回答,让他们来见我就行了。但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是谁。]

朔漩还没应,一个劲儿地玩铃铛,那些锈蚀碎屑几乎被她剥落干净。过了小半柱香,她太阳也晒够了,起身叉腰,提气冲塔下喊话,“下面的人听好了。有人想见你们一面,识相的走一趟,不识相的先跟我打架再说。”

——13 END——


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有史以来(历史也只有1-13啊混蛋)的最短更新。其实主要是因为这个本来是上次12没有写完的部分。上次卡如鸡,虽然这次也OTZ 证明我一直活着

翻回去看朔漩的私设兼职崩如狗。尤其是第一次和埋名对戏简直玛丽苏,我向组织保证我一定改。后面朔漩的性格基本会保持“硬性完全无逻辑刁蛮”[前面撒娇一样的发脾气一定是我脑抽我认罪

港真还有好多玛丽苏片段,闲卿和绣绣的某段对戏简直苏如sb。我的锅,这锅我背的,必须背。

双越有一段时间没戏了,所以没有翻到,估计有也有一点。

剩下人类x非人类倒是……莫名还好???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