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17

前情:16


17

“妹妹,你叫什么名字?”爱莲的声音软软糯糯,很是好听。

她坐在轮椅上,抬起头,背后的长发浓密如瀑,稍短的垂下来几要盖住眼睛。身上衣服破旧粗糙,仿佛稍有不慎就会磨破苍白如纸的皮肤。“赵七。”

看起来是一个穷人家的姑娘。许是得了病,又无家可归,才漂泊至此吧。

问话的女子忽而心生怜悯,想自己跟着师父在红袖楼中久住,繁华热闹见惯了,就忘了人世尚有悲凉一说。她摇摇头,俯下身问,“饿吗?”

那姑娘想了想,从轮椅上撑起身子。竖起的手臂在风中战战。

“能走吗?”

她从四轮车上取下竹竿,点点头。

爱莲也从旁搀着她瘦削的手臂,撩开半片帘子,笑道,“快闻闻,这是我们红袖楼一绝酱肘子的香气。你要多吃点脸色才会好。”

从后院进了楼里,满眼的高朋满座觥筹交错,仿佛一帘之隔是两个人世。赵姑娘的目光却很稳,全不在意周围,直直看向门槛。


这座楼里有结界,从门槛那里开始。


忽然门口一暗,飘然一抹人影入内。正是楼主闲卿。

赵七移开目光,余光却跟着来者脚步,直到人影近前。

“公子。”爱莲朝他点头致意。

闲卿颔首,忽然转向赵七,“这位是?”

爱莲慌忙解释,“是赵姑娘,方才我……”

闲卿在袖子下一伸手,压下爱莲的话。再对赵七作揖,“见过赵姑娘。”

那张苍白得快要被风吹散的小脸闻声抬起来,突然眉头聚拢又突然散开。两人四目相对,“见过公子。”


二楼雅座的桌边。

闲卿坐主座,爱莲在侧,赵七坐客座。侍女已将茶具准备完毕,爱莲正要起身给大家添茶,闲卿却抢先拎过茶壶。

他行至赵七近前,目光跟着手中动作上下起落,好像忽然起了兴致,问道,“姑娘打哪里来?”

“南边。”赵七盯着闲卿的双手渐渐没入茶烟。

“要往哪里去?”

赵七摇头。

闲卿停下手中倒茶的壶,几点热水溅在虎口,他轻轻拭去,“是不知道还是不走了?”

她取走倒好的第一杯,放在鼻尖,直到茶香被烫的浓烈。“不走了。”

闲卿递给爱莲后,握着自己那杯不动。眼神跟着赵七的话一抬,似是赞同,“嗯。景安是个好地方。” 随后他提壶,手却悬在半空中晃了两下,有些讶异道,“热水烧少了吗?三杯茶便空了。莲,你去拿些来。”

爱莲点头起身,轻声掩上了门。


闲卿啜了口茶,第一杯见底。瓷杯扣着木桌比刚才清脆。

现在,“赵七姑娘”总该现真身了……

赵七半蹲着给他添杯。小半壶水哐啷哐啷直响,因为手腕颤的厉害。可这小姑娘说起话来,每一句都像有称量着,很稳当,“闲卿。” 她吐出两个字,一口气也不多喘。

“正是。原来赵姑娘认得我。”闲卿大大方方地接下茶,顺带接下这烫手山芋般的好意,“姑娘身为客人,主动添茶,闲某过意不去。不知有没有闲某可以帮忙的地方?”

他撒下饵了。

赵七归座,将茶捧在掌心,暖意却没有为她带来些微血色。“打败越祈,或者她死。”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才转过头,“对你也有好处吧?

说的轻巧。

闲卿鼓励似的点头,端起的茶却又放下,“说说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们的目标一致。”她确信这一条已经足够了。越祈有多难对付,闲卿不可能不知道。

闲卿吞下一大口烫茶,顺便用余光重新打量了赵姑娘。


她有些像越祈,不过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人。


他目光落在尚未滑至壶底的水线,想这小姑娘倒茶时额角的细汗。一个顺口,“闲某答应你。”

赵七终于略弯了弯眼角,淡泊如冰封湖水的眼里漏出点兴奋。

她不会知道自己笑起来比冷着脸要好看多少。

闲卿暗叹一口气,吹散了茶烟,“赵姑娘一定是有备而来。有何计划,闲某洗耳恭听。”

“明日你先带人突袭枪兵,越祈会受到感应。她那时在越家的景安据点里,自身不会受到威胁,才能派刺客去协助枪兵。到时候你尽力拖延,我的人会解决越祈。”她端坐着的身影显然不属于这个计划。

闲卿一凝神,问道,“姑娘既然说,越祈那时在越家的景安据点里,自身不会受到威胁。你的人又要如何动作?”

“我的人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去……”她还没说完,自己先一愣。

而闲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不说话,只看着茶笑了笑。


被老狐狸发现了。


赵姑娘,不,越姑娘皱了一下眉。随即又恢复了如白开水般无色无味的表情。


推开雅座的门,又是喧闹嘈杂,好像一整个景安都缩影于红袖楼的底层。

闲卿探手想扶住她的手肘,与她一同下楼,赵七却像小鹿受惊般娴熟地躲开。

“不用,我已经习惯了。”

“笃”“笃”竹竿敲着木楼梯,发出闷声。


闲卿有点明白她哪里像越祈了。越家的姑娘,要强得没道理。

他目送越姑娘下楼之后,回了自己的书房。


闲卿料到明绣会在这之后找上他,却没想到她已经等在房里了。

“嗯绣绣找我?”他掩好门,身上的茶香游到案边。


明知故问。


明绣端坐在案的一侧闭目养神,闻言起身,沉声答道,“是。”

闲卿一看她脸色便知不妙。好在明绣嘴上不说的,全写在脸上,用不着钻研心思。他赶紧主动请罪,“方才情况我已权衡过,与她合作无大风险,值得一试。不及与你商量,还请海涵。”
“公子言之过重。”明绣颔首,眉头却仍是不散,“下次若遇到诸如此类的事,还请公子先一步与我商量。”

“嗯。”闲卿笑了笑。果然姑娘们没有一个是好糊弄的。“那么,明日麻烦绣绣了。”

尽管闲卿狡猾,从不给她逮住痛脚的机会。但明绣一贯是一板一眼的人,闲卿做错了便是做错了,她嘴上说的客气,无非恪守主仆之别——她自己是这样想的。

“公子放心。”明绣如蜻蜓点水般微微一欠身,好像多弯一寸就是轻易原谅了眼前的人。


兴许我该装作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让绣绣数落一顿,否则憋着气,总归是不好的。但她一个小神官,何必事事如此认真呢。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较真的姑娘了。


闲卿突然严肃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礼,“有你这句话,是闲某的荣幸。”


闲卿已经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还没有久到像灵猫一样,以为世间除了源之外了无生趣。他看过太多死亡,所以敬佩认真活着的所有生灵,还有认真活过的那些,比如明绣。


“公子为什么突然换了对我的称谓?”明绣第一次见闲卿如此认真,有些不习惯,故而主动换了个话题。

闲卿想了想,似乎也没有刻意为之,“我随叶子和莲她们叫罢了。若你不喜欢……”

明绣摇了摇头,“公子随意即可。我也是顺口一问而已。”

闲卿点头,起身行至窗边。春日熏风吹动肩上的黑发,他仿佛置身云端,正鸟瞰嘈杂人世。他突然开口,“以前有人这样唤过你么?”

明绣立在窗台后,任由车水马龙在她目光中穿梭,“有。一位老神仙。”

闲卿看向她的眼睛。

明绣好像知道他想问什么,接着说,“久远之前,他就不在六界之内了。”她说着本应悲伤的话,眼里却流过清泉,那是能将砺石刀锋,所有她尖利的外壳,通通磨平的清泉。

——END——

2k不到的更,我觉得我已经没脸再这里吐槽惹[。

想了想纯走越家支线也不太好,本来双越的戏份已经够满otz 其余的线我也得提一提[这里埋了红袖楼线[很早以前说好的给爱莲姑娘加戏,终于实现了,虽然还是酱油[。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