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伪装者/台丽]拍照

* 我才看到17集,关爱lo主,不要剧透!

* 我才看到17集,你说能没bug吗

 

“这件怎么样?”郭骑云一手搀着锦云,一手往明台那边招呼。

明台正望着毛玻璃外来来去去的人出神,闻声回头,忽然眼前一亮。

“我这儿可就剩最后一件儿了,明少可别又不满意啊。”郭骑云咧大了嘴,狠狠拍了拍明台挺拔的后背。

郭骑云身后,锦云藏在白手套里的十指紧紧攥着婚纱的裙角,蹬着两寸多的高跟鞋,战战地迈开步子。她双唇紧抿,眉头深压着眼眸里的亮光,喉头屏住一口气,神情像过封锁线一样严肃认真。

明台在五六步之外的大落地镜边,远远瞧着她,有些想笑。锦云连死都不怕,拍个婚纱照竟扭捏得像小姑娘。

“不许笑。”锦云瞥见镜中不知所措的自己,和旁边憋着笑的明台,突然拉下脸来。

“好好好,”明台见状赶紧点头,还装模作样地高举起双手背过身,大喊道,“我不看,我投降总行了吧。”他说归说,背地里还是忍不住去瞧锦云脸上,因生涩而浮起的两坨红晕。

 

忽然,他余光里瞥见镜中的自己,不知何时收住了笑。他盯着倒影,影子西装革履,精神抖擞。 可他看着看着,镜中的人最后模糊的只剩轮廓。倒是一双眼睛,亮的看穿了他自己,直直地投在他正后的楼梯上。

正巧那楼梯吱呀吱呀地响起来,他感觉心口一收,像某根线头被这声儿猛地抽紧。可当他回了头,那脚步声不再吱呀吱呀,而是一板一眼地敲打着地板时,他才忽然发觉,下楼的是郭骑云,不是别人。

 

期待什么呢。

 

郭骑云从楼上抱下一满怀的头纱,对准了明台的脸就扔,“到底行不行啊?”

明台本能地接了个正着,回过神来,从白花花的头纱里探出脑袋,“哎郭副官,对上级不敬是什么罪来着?”

“少来了你。”郭骑云一把抢过头纱,要给锦云戴上。

锦云却硬生生地插到他们俩中间,一本正经地训道,“别乱说话。”

“行了,这大喜的日子,你能不能别跟搞行动似的……” 明台摸了两把后脑勺,嘴上嘟嘟囔囔。

“是啊,一辈子可就这么一回。”郭骑云竟然也附和上了,“我为了你们俩,可是把今儿别的活全推了。你们拍不好我可亏大发了。” 他别好最后一处发卡,忽然愣了一下,看看了明台。

明台也看着他。

 

明台这一辈子,已经有过一张婚纱照了,虽然拍的不好。

 

“成了。你们俩自己看吧。”郭骑云往后面捣鼓相机去了。他走过明台身边的时候,看他还在发愣,轻轻咳嗽了一声。

明台回过神。锦云正凝视着镜中的新娘,好像不相信那是自己似的。他走到锦云身后,扶住她双肩,凑着发红的耳垂问道,“喜欢吗?”

锦云低下头,小声嗫嚅,“好是好,就是,就是太……”

“怎么了?”明台看了她一圈儿,大开背的婚纱把她从脖颈到腰际的柔软肌肤全暴露在他眼前。他忽然灵光一闪,挑了挑眉,揶揄道,“太风凉了?”

锦云点了点头。

正巧这时候郭骑云走过来,听明台解释完情况,一时哭笑不得,“多少姑娘都争着要穿,你怎么还嫌弃上了。”

“对不起啊,郭先生。其他婚纱在哪里,我自己去看,不劳烦你一趟一趟地拿了。”锦云觉得三番五次麻烦人家,实在过意不去,急急地站起身。

“没事儿,别的全在那儿吊着,你有看中眼的就试试。不用问我了。”郭骑云领着锦云到一大架子纱裙前面。

“谢谢。”锦云点头致意。可她从头翻拣到尾,不是拖地大裙摆太麻烦,就是大花大叶子太招摇。要不好不容易有看中的,标价又能吓死她好几回。一大架子衣服,丁零当啷的响了好几个来回。

明台都不知道自己被晾了多久,什么时候又走回了窗子边。他脑袋抵着毛玻璃,阳光透过来,成了一团一团金黄色棉絮,落在他颈后。有时他忽然一下清醒,就回头去看程锦云。不管锦云身上是哪件,他都笑说好看。后来连锦云都懒的搭理他,转头问郭骑云去了。

 

“哎,”郭骑云肘了明台的背一下。

“干嘛呀你?”明台被人打断了思绪,面上有些不快。

“我说你们俩可真是一对儿,都不是省油的灯。”郭骑云低声絮絮道,“明家少奶奶都多久了,还没挑好呢。”

“你懂什么。我们这叫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儿了。”明台故意挑高了声音,朝那个窈窕的背影喊道,“锦云,你说是不是?”

“瞎说。”锦云回头瞪了他一眼。意外地,她口才一流的小少爷没有接过她的目光,也没有回嘴。

 

明台在想,如果这话说与“她”听——他忽然笑起来。取出胸口那张略微泛黄的相片,在带着薄茧的两指间,颠来倒去地摩挲。

 

她肯定骂我是王八。明台想当然。

 

“凭什么你就是绿豆啊。”他一边向着玻璃窗自语着,一边不服气似的,把相片甩在旁边的桌子上。

谁知道那纸片儿不争气,啪的一声从桌沿边儿滚落,在空气里翻飞,像一片离了枝的叶。他赶紧地伸手去抓。区区一张相片自然难不住他,可他太心急,又太用力了。等抓到手里才反应过来,触电似的松开五指。可相片已经皱成了纸团,就像她在军校时候扎的丸子头,那么小小的玲珑的一个。明台怔怔地盯着手心里的纸团,任由日落后的凉风倒灌进领口,袭遍了全身。

 

“明台,明台?”

 

他转眼就把纸团揣进了口袋。一抬眼,锦云已经婷婷地站在他面前,双手绞着,等他说那挂在嘴边的两个字。

可明台没有说。他好像突然变笨了,变的看不懂锦云的眼神。他双唇紧闭,只有目光里装着他的新娘和笑意。

锦云知道,明台不是在看自己。她知趣地垂下了眼,转向镜子,“就这件吧,我挺喜欢的。”

“你喜欢就好。”明台忍不住把手揣进兜里,目光从耀眼的白纱裙上掠过,散开在拖尾后面的地板上。

 

“选好了啊?”郭骑云从后面走过来,拉起明台就往后面拖,“好了就来拍照。”

 

“来,一,二——”

“等等!”明台突然打断。

 

郭骑云心里一惊。他早看出来这小子今天出窍似的在想些什么。这要紧关头,他可别犯傻。

“扣子还没系上呢。”明台冲郭骑云一笑,掰过锦云的肩膀,让她侧身,“站好别动啊。”

郭骑云直起身,暗松一口气。

明台半蹲着,抽紧了左手捏的带子。他的手一动,心口也好像跟着被针尖给划了一道,猛地涌出几口温热的淤血。带子忽然从手中垂下来,了无生气地挂在锦云的腰际。明台缓缓站直,他从笼着脚踝的白纱看到衬袖口的蕾丝,和着口袋里相片展开的微弱节奏。

 

 “就当给彼此留个念想。假的也好。”

 

明台这时候才完全想起这身婚纱。和曼丽拍照的时候,她穿的就是这身。

 

他竟然才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刚从结冰的湖里起身上岸,突然身上沉的喘不过气。

 

 “锦云。”

锦云背着明台嗯了一声。

“换一件吧。”明台双手插入侧袋,快步走过照相机。话出了口,他才发觉喉咙涩的像断了水源的井,再挤不出一个字。双眼却成了两口活泉,想要争相地涌着。

锦云愣愣地杵在原地,望他穿过一窗又一窗阳光,最后靠在灰暗的墙上。她没有接话,吱呀吱呀地上了楼。

郭骑云从相机后面出来,想喊住锦云却晚了一步,只得转身撇了明台一眼。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自顾自走到桌边,吞了一大口红酒。

 

“走吧。下次再试。”锦云一身素衣,边说边打理头发。

明台看她头也不回出了门,才迈开大步跟上去。两人的背影不动声色地消失在街口。

郭骑云目送他们离开,盯着新娘刚才拍照时站的位置,又自满一杯。

 

街边。两人一前一后地走,总隔着一步。明台突然拔腿冲上前,抓住锦云的手腕。锦云又是一愣。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有东西落在店里了。”还没等锦云接话,他提起一口气就往回跑。他来不及拨开上海滩络绎不绝的人群,撞的肩膀生疼,脚下皮鞋也踩的灰尘扑面。他甚至分不清裹着眼珠的水,是被灰尘激的还是风吹的。

 

影楼的门被啪的撞开。郭骑云一个激灵探手去摸枪,却看到明台大口喘气朝柜台那边走。台子上还推着锦云换过的衣服,郭骑云还没来得及整。他刚想开口,倒是让明台给堵上了。

“那件婚纱呢?”

郭骑云一下子还没领会,“哪件啊?这儿好几件呢。”

明台抿了抿嘴,好像这几秒的沉默到他这里就比最险的前几年还要难熬。终于他缓缓开口,“曼丽穿过的那件。”

郭骑云也沉默了。只有手上在一个劲地翻。两人一起盯着堆叠成山的白纱,好像里面能长出一个姑娘,又穿起那件婚纱,玩儿似的要拍照。

“喏。”婚纱被塞进明台的怀里。

他不紧不慢地折起来,从脚踝边的白纱到衬袖口的蕾丝,“这个款就一件?”

郭骑云闻言抬头,皱着眉问,“你不会全要吧?”

明台点头。

片刻之后,郭骑云抱下来一模一样的三四件。明台把它们一一叠好装进箱子,像外国的礼盒巧克力一样齐整。

 

明台把钱留在柜台上,转身要走,却被叫住。

“要这么多婚纱干嘛,你一辈子能结几次婚?”

他把兜里的相片拿出来,小心地展开,抚摸着满身褶皱的曼丽和自己,说,“留个念想。”

 

 

等明台回到街边,锦云已经走了。

明台一人拎着牛皮箱踽踽而行,直到天色暗下来。街边有人挂灯笼,有人拉灯泡,各自都有归处。而他只剩这一皮箱的婚纱。此时无风无雨,他双颊淌满了温热的咸水,再想不出理由向自己伪装那不是眼泪。他好想现在就在于曼丽面前,告诉她:

 

“曼丽,只有念想不够。”

——END——


强行在曼丽全程不出场的情况下怒写台丽

什么新年礼物圣诞礼物感恩节贺文就全在这里了[不用谢[x

评论 ( 5 )
热度 ( 103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