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超短的双越小甜饼

*失踪人口回归ing


过了夜半,天依旧闷的发青。打东南来的暖风裹着湿气,浪潮似的扑来,却吹不散那乌泱泱的云。

 

越祈独自坐在屋顶。身边有个空碗,原先越安拿来给她装绿豆糕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拿着就吃完了,只剩一层油附着碗底。 她原来想吃完就下去,后来吃饱了反而没睡意 。反正上床也是翻来覆去,还热的心躁,不如坐在这里等雨落。


她双脚撑在瓦上,半身伏在膝头。一只手垫在脸颊下,另一只掰弄着碎瓦 。瓦片很湿,手都能揩出水来。她并拢四指在上面抹一遍,然后垂下手。极细极细的水流会在指尖汇成一颗水珠 。然后她就闭上眼,悬着手等着,等水珠敲在瓦上的一瞬间。

 

嘀嗒。

 

这是滴水声。

但随后还有。是只有越祈听得见的回音。盖因越家所有据点的一砖一瓦皆连通当地地脉,故而一滴水打在瓦上,都能激起地脉的颤动,进而影响全数生灵。越祈听到的回音,其实是生灵对异动的回应。她一个人的时候,常拿碎石碎瓦来做这个把戏。

 

这样她就不是一个人了。

 

 

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吧,她突然感慨。甚至认真回想起来,上一次玩这无脑的把戏应该是八九岁。记忆已经模糊得像上辈子,关于这个,倒是一清二楚。

 

忽然,嘀嗒。

 

她赶紧凝神,稍慢一些回音就会消散在世间,无影无踪了。而屋檐下隐隐有一阵窸窸窣窣,随后无情地盖过了那些微乎其微的声音。

 

越祈被扫了兴,正纳罕,大半夜的难道有贼吗。只见屋檐上探出一个脑袋,随后绿豆糕的清香送到了她鼻尖前。

 

除了越今朝,还会有谁呢。“怎么,想一个人独占良辰美景不成?”

 

“良辰嘛,看天已经过了,美景呢好像也没有,” 越祈捏起绿豆糕,塞进嘴里,含糊了一句,“倒是你送上门来。”

 

“舍我其谁呢。”越今朝说完,轻笑了一声。拿掉了越祈嘴边的碎渣子。

 

 

从那以后,越祈再没有温习过那个把戏。偶尔怀念一下,也是说与他听。


评论 ( 5 )
热度 ( 6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