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2

前情:21


22


阁楼里,洛埋名静坐在旧藤椅上,膝头摊着一幅图。上面除了几条歪歪扭扭的墨线,什么也没有。他身后一步远,依旧是他的护卫。而他面前则是屋里唯一一扇窗户。但不知为何,被厚纸糊的严严实实。外面春光再盛,透进屋里就没了力道。

“藏锋,”埋名睁开眼。“你觉得越祈怎么样?”

“不知道。”

埋名侧头。

藏锋看了他一眼,才说,“她很厉害。”

埋名回过头,扇子敲着掌心,“她很有意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意思,”扇子越敲越快,突然在手心抵住,紧接着是一串笑声,“哈哈,有意思,哈哈哈……”尽管是干笑,他双肩还是笑得耸动。突然一只手按住了他,是藏锋。“等说完再疯。”

洛埋名勒住在心口狂跳的兴奋,缓缓道,“其实越家三位对付越祈的局,摆的不错。天时地利人和皆备,为何依旧失败呢?”扇子哗的一声打开,“因为三者的力量皆不足。虽有越今朝离开越祈的天时,时间长短却掌握在弓兵手里;再有能自由进出越家据点的地利,然而进入的两人能力低微,均不可与越祈相提并论;连最后的人和也反被越祈利用,来诱出幕后之人。啧啧……”他摇摇头,一副颇为其心酸的神色。

藏锋把目光挪向那幅摊开的图。是景安的灵脉图。“你不是也动了手脚吗?”

“不错。”他像才想起来似的低头看图,看着看着心口的笑意又窜上脑门,喃喃道,“为了她,我可是连灵脉都动了——竟然还能逃过一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扇子和着笑声,急切地摇着。他觉得好久都没有人能让自己笑的如此开怀了,他笑的咳起来,“咳咳,藏锋,是不是很有意思?”

藏锋已经退回到一步远,对着墙说,“我有说不是的余地吗?”

埋名一听,笑的更甚。


之后,两人回到往常的缄默。埋名突然低声问,“朔漩呢?”

“不在。”

“去找她。她身上有咒印,你能感应到。”埋名一节一节地收拢扇子,“不用带回来。”

“不用?”

“不用。”他又闭目,好像屋内微薄的光亮都入不了眼。



此时,朔漩还在街上逛,不过她觉着无聊。什么东大街西大道,看多了就没意思。她逛街不比寻常人家的夫人小姐,步步生莲,一天下来也看不完一条街的店。再说景安城大人多,几条大道上都是摩肩接踵,常人步伐更慢。但朔漩哪里忍得了这磨磨蹭蹭的,干脆瞅准了人群的缝隙就运力,一个闪身而过,如游鱼般在人海里穿梭。半天不到,她已经踏遍了景安城中心。

现下她正寻思,除了打架,还能干点什么来打发打发时间。

啊,还没吃饭!

她跟着味道走到一家包子铺,排队排到她了,才发现钱袋早见底了。

“小姑娘,你到底有没有钱啊?”老板以为又来一个蹭吃的,作势就要抢回包子。朔漩下意识地一闪身,顿时一整排的人都已在脑后。老板呆在原地,使劲眨了眨又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老眼昏花。可一点包子——他奶奶的!最近怎么这么晦气,抢包子都是抓不住的主儿。

朔漩一回头,发现已经看不见那包子铺才收住势头。她咬了口包子,皱着眉头想——这么想事情,于她可不常见。

当务之急是弄点钱来。洛埋名倒不是不给,算了,现在不想回去。

她边走边想,糊里糊涂地被人群挤到了路边的算命摊上。

“算命算命,十卦九灵。不灵不要钱啊,不要钱……哇哈……”算卦老头打了哈欠,正愁这太平盛世没人光顾,朔漩就送上门来。老头子顿时两眼放光,拍案而起,“哎这位姑娘来的好!你这个面色红润,喜上眉梢,是走了桃花运啊!来来来,让贫道给你——”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朔漩抱臂而立,俾倪那驼背的老道。她是真的没听清。

“呃……贫道方才没说明白,要不姑娘你坐下,我慢慢跟你说……”他搬出把小板凳。

朔漩顺势坐下,目光还停在招牌上,一卦三文。

老人家眼看这第一笔生意要成了,乐的合不拢嘴。刚想把那套百试不爽的台词拿出来溜溜,却听朔漩问:“老头儿,你一卦才三文,能赚多少?”

这么一问,激起了他一股脑的苦水,“哎呀呀,这年头,生意不行啦!我原来,一卦十文啊,还有人排着队来的……”他讲的兴起,朔漩却已经坐到算命摊旁边去了。她背靠着墙翘着脚,双手绞在胸前。脚下赫然写着:

帮人打架

一人一百文

不赢不要钱


“呵,好大的口气。”

“姑娘家家,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就这等姿色,还缺钱花?”

……

过路的越来越多,把朔漩的摊子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有幸站在里面的,有好奇者,有猎艳者,而外面的则通通仰着脖子看热闹,还是连朔漩的脸都没看到。

好巧不巧局十方也在这条街上。他瞧见前面又是里里外外的人,转身绕道,谁知后面已经围起了人。几个壮汉像没看见他似的往前面挤,他趔趄了两步,看见前面是一位小姐,他赶紧一个收脚绷住身体。

好险好险,要是撞上了就完了……

不过这一前一后,憋的他满头大汗。豆包好像也跟着他不自在,在口袋里翻来覆去。


突然人群里的窸窣声没了,但闻前面一人朗声道,“姑娘,你有什么本事,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也好让大家伙信服。”

众人都称是。

朔漩想想也有理,“好啊,你找个能打的来。我打给你看。”

“哼,我大哥就是练家子。”另一个男人指了指刚才说话的人,正嚷嚷,“别有眼不识——”

蓦地,他二人腹部巨痛,嘭地向后摔去。人群顿时哗然,一时间,个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有反应快的,拨开人群就走。那二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地上。说话的男人勉强撑起脖子,看见朔漩还坐在凳子上,就像没动过一样。他好歹也是练武之人,竟然连她是如何攻击的都没有看到。

我的娘唉,这……这算个什么,什么打法……

他脸色一白,发现自己才是真的“有眼不识泰山”,忍着痛向朔漩一拱手。拎起还在地上那人就夺路而逃。

看热闹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出,吓退了不少。只剩一半人,有些是胆大,有些则是没缓过神来,还聚在摊子前。局十方显然是后一种。

朔漩从凳子上跳下来,走到人群前面,人群一下子退后了一圈。“你们看也看了,到底有没有人要打?”她不耐烦地叉腰问道。

此时她背后,传来那个算命老头的声音,还有些发颤,“我说,你们有谁看见,她是怎么打人的吗?”

众人又是一阵交头接耳,最后纷纷表示没有。景安龙蛇混杂,这人群里不乏能人异士。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一丝痕迹。

那老头又飞快地瞥了几眼朔漩,双手抖着收起旗子,一边收一边说,“人哪有……那么快的……这,这是妖怪啊……”


话音未落,众人如梦初醒,顿时四散。惊呼声叫嚷声,从街头到街尾此起彼伏。

局十方也被算命老头的话吓的一激灵,顺着人潮,拔腿就跑。突然,他感觉气息一滞,浑身的青筋狂跳起来。他原本一听“妖怪”就浑身软了,憋足一口气才迈得开腿。这下气一松,他是无论如何提不起力道。而后面的人还在推搡,他一个趔趄跌进了一条巷子里。


而同时,朔漩也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她放眼望去,周围都是嚎个不停的人。她十步之内更是连只鸟都没有。

那英灵气息是怎么回事?

她在附近来回兜了好几圈都没发现可疑的人,今天的生意又没做成。她越想越气,干脆走了得了,管他呢。她正欲纵身而起,一下子竟然没有提起脚。猛一低头,才看见脚边有个小玩意儿。

她好奇心起,蹲下去戳了两下。“什么东西?” 木头做的……熊?

那小东西松开爪子,后退几步。一阵金属撞击声,似乎是它的警告。

“什么呀?”朔漩站起来,俯视着,“中原真是奇怪,从来没见过那么奇怪的东西。”


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这是豆包,是刚才从局十方——她扇过一巴掌的那个少年——口袋里掉出来的。而她感觉到的英灵气息,不在别处,正是从它身上来的。


-22END-


我发现我真的好能水日常啊。废话超多der(❤(唉什么突然比心

主要是过渡一下,感觉写得没有什么意思otz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