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3

前情:22


23


与此同时,扁络桓和绮里小媛正循着吵闹声,要一探究竟。两人刚拐弯,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放眼望去,两边的店面没有一个开着门,连板子都铺严实了。原本人来人往的大街突然被扫荡一空,担子铺子菜篮子都被扔在地上,它们的主人则像蒸发了一样。

“三哥,是不是有英灵在这里打架啊?”小媛扯了一下扁络桓的袖子。

扁络桓想的也是这个。当即抱起小媛,翻身上了屋顶。

两人正俯瞰乱成一锅粥的东大街。突然扁络桓眼神一厉,看向小媛。小媛愣一下,随即点点头表示她也感应到了。他们很快把目标锁定在东大街街尾处的一条死胡同。

“我先过去观察观察。你就待在这儿,哪儿不许去。”银枪一晃眼,他正要离去。

小媛一个纵身扑上去,拽住他的领子,“不行!我也要去!”

扁络桓被带得一个后仰,跌坐在屋檐边。若不是银枪死撑着对面的屋顶,他现在估计已经在地上仰面朝天了。“哎呀,你一天不闹成不成?”扁络桓把小媛从身后拽下来,顺便瞄了一眼领口有没有被扯坏。

“你带我去,我就不闹。”小媛甩开扁络桓的手,一叉腰站起来。不过她站着也才跟坐着的扁络桓一般高。

“绮里小媛你别不懂事啊。”扁络桓刚想在她脑门上一点,这小丫头竟摸清了他的路数,挨身躲了一劫。正得意地踮着脚,冲扁络桓嘻嘻笑。后者却还是不肯松开眉头,“谁跟你笑。我是去看看,前面有没有危险。万一是个陷阱呢?我们俩一块儿,不是又得像上次似的,都搭在里面。”

小媛依旧理直气壮,挺着胸膛说,“万一那人要使的是什么虎什么山之计,故意引开你,我不就危险了吗?”

扁络桓想了想:也没说错啊!

小媛看她三哥也答不上来,喜滋滋地往他背上一趴,晃着他肩膀求道,“三哥,好三哥,我们一块儿去吧。就算是陷阱,我陪着你,你就不闷了呀!”

扁络桓没忍住笑了出来,回头指了一下她光亮的小脑门,小声斥道,“乌鸦嘴。”

“我可是正宗的喜鹊!”小媛登时怒目相视,一拳打在他肩上。

“是是是——”扁络桓想躲也躲不开,只能暗暗吃疼,心里一万个声音想问谁教她练的锤子。嘴上还要装若无其事,“要走还不从我身上下来?”

小媛闻言突发奇想,顺势在扁络桓肩上一撑,娇小的身躯在空中打了一个漂亮的弧,稳稳当当上了对面的屋顶。扁络桓还没从刚才的拳头里缓过劲来,这突然的重量又把他的重心猛地抛向外面,差点又栽下去。好不容易直起腰板,刚腹诽两句“死丫头”,抬头看她快跑远了。他顿时又心弦一紧,提枪追上。


“呼……”小媛挪到屋檐边上,对扁络桓指了指下面的局十方,“在这儿。”扁络桓刚张嘴,她就比了个嘘的手势。他只好闭嘴,专心观察下面的动静。


“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净碰上奇怪的事情……”局十方靠着墙,垂头叹了口气。手腕上的青筋再次鼓出来,有节奏地跳着。是不是身体出什么毛病了。“还是找师父去看看吧……” 他刚想站起来而身体依旧是松弛的,“万一,万一外面的……那个妖——东西还没走——算了吧,我还是在这里待一会儿吧。”他叹了口气,“师父说的什么’源之战’,我怎么从来没听别人提过……只有书上零星的记载……是不是我脑子发昏,把梦里的东西当真了?”可他一想到手上的红印子,想到豆包,知道这分明不是做梦,只能“哎”“哎”的连声叹气。又发了一会愣,才说,“本来以为我退出就行了。师父还不许。不过,如果,师父是骗我的——不像不像,我之前都不认识它,没道理骗我。再说,我总觉得师父是好人,不,好猫啊……”


扁络桓听他絮絮说了半天,都有点困了,但一听这“猫”字,整个人都精神了。

还有什么猫能当“师父”?莫不是上次打小媛的那只?!

小媛看他这副神情也联想到上回的事情。纵然她胆子再大,一想到蜀山阵法的滋味还是嘴唇泛白。扁络桓看她也有怕的时候,心里想笑,却还是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小媛此时也顾不得三哥那句惯例的“好重”,一下倒在他背上,双手圈着他有些凉的脖子。

“豆包,我在书上看到,说 ‘源之战中,死伤无数’。可是师父说,只要让英灵去打,分出胜负就可以了。为什么还会有死伤呢?”他越想越不对劲,却找不出半点头绪,都不知道自己一对眉毛拧成什么样了。“你说,不会真的要杀人吧?”他被自己的想法吓的打了个寒噤,对着空气摆手,急得面红耳赤,“我,我我,我可不干的……”


他的话音一落,巷子里恢复了寂静。他的那些问题,引不出任何声音。


扁络桓已经明白了个大概,传音道,“小媛,看来这人是个门外汉,肯定赢不了。要不我下去打?”

小媛闻言大惊:三哥这不是挑软柿子捏,欺负人家吗?那怎么能行!

她一下跳起来,刚喊出一个字,“不——” 

一个不留神脚下踩在连着一大片瓦的青苔上。小媛反应不慢,气息一沉稳住下盘,摆了两下还是稳稳悬在屋檐边。她刚想向三哥神气一番,却听下面都噼里啪啦响成一片了。这才发现脚边的瓦片,不知什么时候被接二连三地挤下了屋檐,屋顶愣是破了个大洞!她见状,自己都长大了嘴,乌溜溜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好想还有点佩服自己的意思。

扁络桓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突然想起来:下面还有个人哪!


他小心翼翼地贴过去,心想:这少年人穿着打扮普普通通,面相也一派温和老实,怎么看都不像是被选中参加源之战的人啊。再看他横在墙根,脑门上有血迹,不多,更像擦伤而不是被直接砸中的。“三哥三哥,”小媛躲在他身后。小脸煞白,眼里直勾勾的尽是那血的鲜红,脑子里突然嗡——的炸开:又惹二姐生气了……

她空白了好一会儿,才压着嗓子问,“他不会是,死了吧?”

“净瞎说。”扁络桓给他把了把脉,“就是晕过去了。”

“哦……”小媛大大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没死,要死了那就成我杀的了。二姐要是知道我杀了人,还不杀了我呀!可是……二姐现在,也不会知道了吧……

她觉得浑身凉,抬头看了看天。

好想上去飞一圈,一圈不够就两圈,这样什么难受的事情就都忘掉了。


“你看什么?”扁络桓一回头,小媛的神情让他一下忘了自己后面想说什么。“怎么了?”

“啊,这人没事吧?”小媛还是很担心。毕竟二姐说了,伤人也不行。

“没事。不一会儿,他自己就能醒。”扁络桓估计她刚才肯定是想起了什么,正犹豫要不要再问。别看她年纪小,也知道藏心事的。

“要不……三哥你把他带回去看看吧?”小媛忽然拉住正要走的扁络桓,愁眉紧锁地问。

“那怎么行。”扁络桓脱口而出,然后柔声解释道,“你知道的,我发过毒誓,不再行医救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小媛捏紧了他的手掌,手心的汗也粘了上去。她又回头看了局十方好几眼,最后停在巷子口,“我们可以把他带回去,请大夫来看啊。”

扁络桓盯着她泛光的双眼,隐约猜到了她的心事。原本对生死都麻木的心,竟然还柔软了一下。

难得啊。不过,这也不算坏事吧。


“好,依你。”




隔了三四条街,一只通体乌黑,须眉皆白的猫横卧在屋顶上。远看几乎要与瓦片融为一体。它目送那个小姑娘一边扛着十方一边牵着枪兵离开后,也倏然跃下屋顶,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23END-


下章应该继续会说小媛的事儿。

话说我好后悔没有让大哥和二姐出现在主线啊啊啊!!!好!后!悔!


评论
热度 ( 3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