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魔兽/莱麦]信

*只看过电影 没看过原著 没打过游戏

*这很私设

*私以为清水都是无差,但是个人倾向莱麦,所以打了这个

 

麦迪文在返回卡拉赞的半路上,遇到了狮鹫。它踩在他拖地的斗篷上,急躁地啄着脆弱的织物,铠甲在阳光下辗转着刺眼的光芒。麦迪文没有理会。于是狮鹫的两片翅膀毫不留情地扑打在他的背上,并用喙捻着他,催他坐上来。麦迪文转过身,拍了拍它的脖颈,盯着那对浑圆的双眼,想:它并不知道自己总是带来坏消息。他跨上狮鹫,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今天的天气很好。

 

麦迪文到达暴风城的时候,王后已经在大厅等候他了。 王后看起来与往日一样,只是眼神略为暗淡,流露出一些疲倦。麦迪文确认她没事以后,把目光收在兜帽里。


炽烈的阳光把暴露在外的一切都烤的火烫。植物无声地蔫着,鸟兽踪迹全无,连虫鸣声都比平时稀疏。狮鹫仰头号角一声,鼓动双翼,倏然滑入长廊的阴影之下。但它还是无法赶走好像要把羽毛粘连起来的暖烘烘的空气。它在长廊里来回扑腾,一落在地面上就如同被煎烤着又腾空而起。而长廊中守卫依旧像雕塑一般,脸上的汗珠都淌到了眼睫也没有动作。只有心跳声在脑海里突突的回响。只不过谁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约束狮鹫——它并不经常这样。


“卡德加已经把洛萨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王后说。她示意麦迪文坐下,递给他一杯水,“陵墓修在莱恩的旁边。”

麦迪文没有坐,但一口气喝完了水。他点了点头,“能带我去吗?”

王后望了一眼陵园,随后又转向另一个方向,“请先跟我来一个地方,我要交给你一件东西。”

麦迪文快速地思索了一遍,他并不记得洛萨说过有什么东西要留给他。

 

麦迪文被王后引到王宫的书房。他看了一眼高耸如城墙般的书架,尽管没有卡拉赞那么声势浩大,却让他驻足了。他又仔细地环顾了一圈。从最破旧的那一册地图,到羊皮书卷的破口,到书脊上铁皮的锈红。 他注意到那些太过古老的卷轴已经被收起,替代以墨迹崭新的牛皮书。看那些大同小异的标题,应该都是讲另一个世界的。尽管有些与印象中不相符的地方,但是从他,洛萨和莱恩有记忆开始,王宫的图书馆就是眼前这个样子。直到他们其中两个记忆终结,这里也没有多少改变。

 

“莱恩在出征前留给你一封信。”王后的目光散开在密密麻麻的书中,“他说,如果他没有回来而你回来了,就把信给你 。” 从穹顶透入的阳光,把她的影子映衬得更加暗沉。

麦迪文盯着王后的背影。强烈的光线将兜帽下他的脸照的血色全无,水蓝色的眼睛变得更加透明,如同两潭冰封的湖。只有极深极深的几点,近乎于黑的蓝色里,缓慢地翻搅着暗流。

 

“我原本以为没有机会了。”她把信放在麦迪文的手心里。离开时带上了厚重的大门。

 

“致 麦迪文。”

他喃喃着,把信翻到背面。信封上的金粉从指缝里漏下,在空中摇摇晃晃地反射着光芒,好像洒了一把磨成粉的阳光 。他又把信翻过来,手指沿着信封的边缘按压摩挲。里面的信纸似乎只有薄薄的一张。

他拉开椅子,在桌上熟练地找到了拆信刀。细长的手指摁着封口,指腹上都是金粉,和一股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清香。刀片无声地刺入了信封,跟着他凝固的目光在信封折痕处滑开一道笔直的口子,连毛边都整整齐齐。

空气中顿时多出几丝青草的香味。麦迪文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的湖水泛着粼粼波光。他的拇指和食指捏着信封的两边,轻轻地将口子撑开。信纸簌簌地与信封摩擦着, “啪嗒——”,三折的纸在阳光下展开 ,犹如青草破土而出。

 

他抚平那张纸,手掌盖在洋洋洒洒的文字上,还能感觉到笔在纸上落下的凹槽。那些凹槽在他的指尖留下轻微的瘙痒,唤起 了熟悉而陌生的画面。麦迪文记忆中的莱恩,总是被金色的光芒笼罩着。这反而让他有些记不清楚莱恩的脸。 

他收回失焦的眼神,落在信纸第一行:

“亲爱的麦迪文,我的朋友,艾泽拉斯的守护者:”

他突然把目光移开,另一只手扶住了颤抖的信纸。眼中的水花无声地涌动在这燥热的风中,却难以平息热气压抑在胸口的苦闷。他不得不再次深吸一口气,才能把目光聚拢在信纸上。

“我很高兴你看到了这封信。” 

“信”字的最后一个字母上有一滴浑圆的墨迹。似乎是笔在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笔迹又连向下一句。“请你也不要难过。” 句点又顿了一下。

麦迪文的眼睛不自然地眨了一下。

“首先,我得说,这封信里没有讲什么严肃的事情。离开之前,我已经把能想到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所以请不要担心。没有棘手的事留给你——尽管我一度都想这么做。”

兜帽从他濡湿而卷曲的长发上滑落,发丝落在眼睛与信纸之间。他又把最后半句话读了一遍。他确信莱恩说的是实话——尽管他从来都觉得莱恩想把所有事情都放在他自己肩上。

“这封信是在临走前的晚上,我打算上床之前写的。我想如果我没有回来,暴风城可以留给洛萨,他不会成为一个比我差的国王的。而且还有卡德加帮忙。但是我没有东西能够留给你,或者说,我不知道该留什么给你。我们已经六年没见了。如果说是从前,我是说我们都还在草地上打滚的时候……”

麦迪文从信纸中抬起目光,透过攒动的空气,望着天际。如果不是被这句话提醒,他几乎要把那段时光剔除于记忆之外,好像那是前世才有可能发生的。而莱恩却把它们时时都放在眼前。麦迪文垂下眼睛,目光倏然从天际落到了桌前。


“如果说是从前,我是说我们都还在草地上打滚的时候,我或许会给你留一本书,或者一件新衣服。但是放在现在就完全行不通了,你是艾泽拉斯的守护者,我既不知道你缺少什么,也不知道我能给予你什么。”这里笔锋一顿,空了一行。

“但我知道,就算你是守护者,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 又空了一行。 

“因为你首先是麦迪文,是我和洛萨的朋友,然后才是守护者,对吗?”

麦迪文的眼睛一亮。是眼中的浪花撞上磐石,碎成的水珠在泛着光。 

莱恩的笔迹已经没有开头的一半端庄。麦迪文的目光沿着它们上下翻飞,好像这两句话需要读上一天。每到那个深陷于信纸的句点之前,他就回到上一行,目光在这两句话之间来来回回地盘旋着。

 

“因为你首先是麦迪文,”

“是我和洛萨的朋友,”

“然后才是守护者,”

“对吗?”

他松开信纸,将目光勒住。太阳依旧直刺着大地,但他抬着头,他的眼睛没有闪躲。那里湖水翻搅着,涌动着,几乎要化作河流夺眶而出。他把头抬的更高了,金色的光芒镶嵌在眼睫上。眼中的湖水,铺满粼粼波光的湖水,奔腾倾泻着,倒流入他的全身 。


“如果将来有一天,你遇到了麻烦,回到暴风城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许会想我们对你的麻烦无能为力,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否则会显得我这个朋友,还有洛萨,都很不称职。”

太阳已经升到了一天中的最高点,无情地也无私地赋予大地上的一切以光辉。

他感觉到灼痛,却依旧仰望着。造物主是如此神奇,将太阳挂在天上,却让阳光与人近在咫尺。 

“时间不多了。让我写完最后一句:

你能看到这封信,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希望你也是。”

麦迪文的脸上浮出了微笑,手指划至潦草的落款。阳光下的每个字母都是如此的耀眼,仿佛它们生来就会发光。 

他脱下斗篷,走入阳光中,郑重地念出信的结尾,“你的,莱恩。”

  

 

 

“亲爱的莱恩,我的朋友,暴风城的国王陛下,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高兴。

首先,世上总是不缺少棘手的事情。所以我不介意多一件。其次,你说不知道我想要什么。这并不重要。因为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

麦迪文笔峰一顿,他感觉到胸口与太阳在同时跳动。

 “我得到的是一颗火种,来自太阳的火种。他在我的胸口,没有什么能够浇灭这团火焰。他烧得我温暖,烧的我钻心的痛。”

 

-END-


打死我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写魔兽的同人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