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5

前情:24


25

小媛坐在床头,帐子里晦暗的光照的她昏昏欲睡。

三哥怎么还没回来啊……

她不快地抹了一把鼻子,然后迷迷糊糊倒在床沿上,很快睡过去了。

没过多久,局十方眯开眼睛,伸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懒腰。小媛睡得正香,被人从后面捶了一下。以为梦中哪个不得好死的,便不耐烦地肘了回去,正戳在局十方的腰上。后者一个激灵坐起来,顿时浑身疼痛也跟着脑子一块儿清醒了。他双手捂着腰,嘶嘶地吃疼了好一会儿,才定睛去看身边鼓起的半床被子。他盯着床沿看了好一会儿,被子里的东西都一动不动,连呼吸声也没有。于是他屏着气凑过去,刚想掀开看个仔细,那东西突然朝他翻了个身。赫然是一个小姑娘,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身边。

“啊!”局十方惊叫一声,猛地退到墙边。但想到这位姑娘还睡着,便赶紧捂住嘴。只能干瞪着。

只见小媛砸了砸嘴,熟练地把口水吸了回去,丝毫没有被吵醒的意思。

十方退到她臂弯下的空处,手足无措地看着熟睡的小姑娘。突然他看见这姑娘左手手背上有一枚红色的记号。他顿时打起精神,看了看她的手背,又看了看自己的。回想起师父说的那些话,整个人寒毛倒竖,喃喃道,“你……也是御主?”

小媛眉头一皱,嘟嘟囔囔地说,“对啊……怎么啦……不服啊……” 然后发现局十方已经醒了,也跟着揉了揉眼睛坐起来。突然她瞪大了眼睛,朝着床尾喊道,“你怎么啦?脸怎么比白菜还白?”

十方眨巴了两下眼睛。

“还是很痛吗?”小媛的双肩垂下来,忧心忡忡地凑到死灰般的脸前面。

十方连眼睛都不敢眨了。

“你怎么不说话?”小媛盯了他一会儿,看他还是一动不动,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放心吧,我不吃人的。”

十方动了动嘴唇,指指小媛又指指自己,“我我我——你你你——”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床上,“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小媛盘腿坐到十方身边,东拉西扯地讲起来。从她和扁络桓感觉异样,到十方被瓦片砸晕过去,然后他们又如何如何地救他,还有那个假大夫——

“等一下等一下,”十方挥舞着双臂,打断了小媛的手舞足蹈,“可是,可是我们两个,为,为什么,” 他咽了咽口水,深吸了口气,一鼓作气道,“会在一张床上?”


扁络桓买完酥糖才发现自己已经走远,赶紧按下思绪,快步向客栈而去。等他回到客栈,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刚上楼,他就急吼吼地一推门。看见那小后生正和小媛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才发觉自己瞎担心了一场。

“三哥!”小媛从凳子上跳起来,冲过去要抱扁络桓的腰。

扁络桓拿酥糖一挡,无奈道,“大热天你也不嫌黏糊。” 他推开小媛之后,把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吓得他打了一个寒战。

小媛拿了一块,剩下的往十方面前一推,“你也吃,别客气。”

十方刚想拿,回忆了一下眼前这人的眼神,又把手缩了回去。

“你叫什么?”扁络桓突然开口。

“局十方。”小媛边吃边插嘴道,顺便喷了她三哥一脸的碎沫子。

扁络桓拍掉身上的碎屑,没好气地瞥了一眼小媛,继续问道,“你的英灵是?”

十方正想着怎么解释豆包,就听旁边的人又喊道。

“一只木头熊,叫豆包,”小媛吞下嘴里没化的糖,跳上凳子比划道,“有那么大——那么高——身上还有盔甲,会打架,还会变戏法!” 她挥舞着拳头,说得眼珠发亮。

一旁的局十方连忙摆手,抢着说,“不是的不是的,你又搞错了。”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媛的怒目相视,自顾自说下去,“豆包是一只机关兽。它会变大变小,这些花样是因为体内的机关,不是你说的戏法。”

小媛听他说了好几遍机关这机关那的,早不耐烦了。“嘁,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跳下凳子,一把掳走了剩下的半包酥糖。却被扁络桓传音奚落了一句,“我看就比你厉害。”

小媛翻了一个白眼。

“知道是什么职阶吗?”扁络桓回过头,继续审十方。

“我,我不能再说了。”十方突然站起来,迎上扁络桓的目光后又低下头,“听师父说是什么狂战士——我真的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师父会咬死我的。”

“别紧张,”扁络桓笑了笑,示意他坐,“你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看在这个份上,我们暂且留你一命。”

“十方,你别听我三哥瞎说,”小媛突然从扁络桓背后跳出来,带着满嘴的渣子飞快地说,“他本来就没想杀你他就是觉得把你弄伤了不好意思然后再把你放走就算是说对不起了——唔唔,唔唔唔!” 

扁络桓一手捂着小媛的嘴,一手箍住她又踢又蹬的腿。双眼依旧纹丝不动地盯着局十方,“这是小媛的意思,不是我的。”

局十方在两人之间看了好几回,才点点头。

“你走的时候把剩下的糖也拿走。”扁络桓拿下巴指了指床头的油纸包。

“唔唔唔?!”

“哦,”局十方捞起油纸包,又看了看小媛,面露为难之色,“可是……”

“小孩子多吃了烂牙齿。”



局十方回到家里,发现灵猫不在,长出了一口气。想着从小媛那里拿来的酥糖,不吃白不吃。他解开油纸包,扒拉了两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

小子,转告你师父。如果它再打小媛的主意,你立马毒发身亡。


纸条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上。



“喂,我说,你今儿怎么不去看十方啊?”老王靠着墙根,仰脖子对屋顶的灵猫喊话。

灵猫不答,一对玉石般的眯缝眼装着远处的刀光剑影。半晌过去了,它依旧蜷着,胡须也毫不颤动。老王见又是自讨没趣,干脆一提气上了屋顶。顺着灵猫的目光望去,喃喃道,“乖乖,这都一下午了。那丫头还在和十方的大块头打啊……”

“快了。”灵猫突然半坐起来,爪子捋了捋胡须。

“谁,谁快不行了?那丫头还是大块头?”老王来了兴致,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

“是洛埋名。”灵猫破例地多说了一句,“手握剑兵并非天下无敌,望他谨记。”

—25END—


又是日常。我干脆不要写打架了,写日常吧[x

下面是一段删掉的,思来想去加上去就太日常了,所以摊手.gif :


“三哥,”小媛撒完了气,又开始三哥三哥的叫个不停,“为什么十方说男人和女人不能睡在一张床上?”

正发呆的扁络桓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你出去的时候,我在十方旁边睡着了。”她说了一半,突然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在扁络桓耳边说,“那我是不是要下蛋了?”

“?!?!”(=黑人问号)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