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6

前情:25


朔漩已经不知道自己跟这个大榆木疙瘩打了多久。记得白天在集市上捡到这小玩意儿,觉得还挺好看的就揣兜里了。刚走出街口,只听见嘭的一声,不知道它使的什么妖法变的比真熊还大。招呼也不打一声,朝着朔漩就扑过去。

真是奇了怪了。不光中原人,连中原的熊精都莫名其妙。

朔漩有点火大,却对打架来者不拒。堪堪避开熊口之后,在空中虚点三下,已经身悬树干粗细的熊脖子后面。“这大个子也太不经打了!”她颇为遗憾地,将手中短剑拍入护甲。忽然,失去着力点的短剑开始笔直下坠。原来刚才的一击,引得熊头裂开了一条整齐的缝隙。此时的缝隙已经要吞没剑柄。她顿时大惊,眼看熊头快要愈合。缝隙两侧的倒刺在阳光下晃的刺眼。她根本不管那么多。弹指间,身影一晃,将短剑捞出,翻身退开数丈之外。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移动之快已经不是肉眼凡胎所能目睹。而与此同时机关兽,除了后颈的护甲上有一道裂缝,整个浑然一体,毫无开裂的痕迹。

想不到还挺能耐的。

朔漩兴致大起,催促着自己俯冲下去,金发如雄狮的鬃毛在空中狂舞。她大笑起来,露出两排贝齿,全不在乎刚才有多险。她冲到半路突然一个急刹车。想起了洛埋名嘱咐再三,莽撞不得,还说出手之前必须请示。但是又一想,之前被他管头管脚的,连令咒也舍得用。一股怒气蓦地涌上了朔漩的胸口。

“气不死你!”

破风声变的更加尖厉。她瞅准机关与机关间的空隙,一闪身轰然踏在熊头上。紧接着横卧下,一个倒挂金钩,大喊,“先让你变成熊瞎子!” 话音未落,短剑破入机关兽的左眼,一颗白玉珠被生生劈成两半。她还嫌不过瘾,再把剑横过来在眼眶里一搅,像拌豆腐一样把眼珠切的粉碎。

铁链拉扯的铿锵声在耳边轰鸣,几乎要淹没她的喊叫,“还有一只!”

她如法炮制地捣碎了另一只眼睛后,拿剑刃当镜子照了照。对自己目前的表现表示十分满意。然而朔漩到底没有明白她的对手究竟是什么。


金属连续摩擦的轰鸣声中,无数铁链从天而降,如一张巨大的蛛网,直扑朔漩。直到铁链尾端的锥子晃的朔漩睁不开眼,她才注意到东西已经招呼到门面上来了。但闻一声尖细的风声,铁链绞成的蟒蛇盘了个空,环与环之间激烈地碰撞着,在空中炸开了无数赤红的细碎的火花。同时,有一道赤红的影子在火花中游走,如黄昏的霞光在云堆里曲折穿行。

这可不太妙。

朔漩盯着前面无穷无尽的链子,感觉两只眼睛快要不够用了。无论她突然转向哪个方向,铁链都会随之封住去路。她有些不快地皱了皱鼻子,然而嘴上承认,“这跟打架可不是一回事。”

既然眼睛暂时排不上用场,朔漩干脆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在耳边的风声和金属摩擦皮肤的感觉上。在身影穿梭的过程中,风的感觉已经变的越来越明显。她听到衣服猎猎作响,身上的珠串又开始叮叮当当。同时手臂和腿上碰到链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她再提一口气,倏然穿梭于瞬间绞拢的缝隙间,发红的阳光擦亮了她在风中模糊的轮廓,恍如御风的神明。“到头了!”但闻怒喝一声,最后一条拦路的铁链被劈成两截。赤红的影子从蟒蛇的肚子里破出,开始笔直下坠。

朔漩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搞了半天,就这样子而已。

然而她又搞错状况了。

还没来得及看准落地的地方,朔漩的眼睛里反而映出无数箭头的锐光,如同暴雨将至。前有箭雨,后有锁链,再快也无处可躲。


“索性给你表演一下,我的宝具。”

只见短剑剑锋一转,晃得西下太阳失了颜色。剑头破开赤红色绸缎,刺入朔漩的胸膛正中。嘁的一声,剑身恰好贯穿了整个身体。霎时,她的身体被一道赤金色勾勒。四肢,脸,几乎所有皮肤上都流淌着同样赤金的花纹。正是那短剑上的纹路。而胸口的剑不见了。

箭已经逼到了眼前。

她掀了一把金发,翻了个身舒展四肢,直直抵着箭头躺下去。

精铁打磨的箭头也好,铸炼七七四十九天的铁链也罢,所有碰到朔漩的东西都被利落地切断了。包括蹭到的瓦片翘起的墙皮等等等等,都被切的一干二净。

她就好像,不,她完全是,一柄人形的剑。


虽然冲着朔漩来的攻击一波又一波,但是无一例外地,这些攻击都被接连切出姿势不带重样的人形。她悬在空中,盯了她口中的熊精好一会儿。赤金色的身体远比太阳夺人眼球。

“还是先从头开始吧。”只见她身形突然模糊,还没有完全消失之际,另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机关兽的后颈。正手掌摊开四指并拢,然后抬手,一刀断喉。硕大的熊头,还露着口腔里密密麻麻的倒刺,就骨碌碌地滚到了路口。盆子大的断口中,数十股铁链从里面垂下来,还有一个磨盘大的齿轮被剑气掀飞了小半边,竟然还能钉在原地照常工作。

豆包也没有愣着,扬起爪子就往朔漩身上拍。

可是后者连眼睛也不眨,生生地看着熊掌碎成了满天的木屑铁屑,窸窸窣窣地落了她一身。她看着铁链和齿轮像肠子内脏一般从伤口里倒出来,觉得十分新奇,兴奋地大喊,“别急啊!” 话音未落,一个翻身落在熊背的上方,用食指抵着木头外壳,从熊后颈到熊屁股,划了一条漂亮的直线。

“嘭——”

被切开两半的身体,平铺在路面上。方圆五里的街头巷尾震颤着刚才一击的回声,令她有些自我陶醉。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搞清楚这熊精怎么那么耐打,剜了眼断了头还跟没事儿一样。就在这时,她看见两片躯干下还有箭在往上射。虽然挥挥手,这些箭就都成粉了,可她死活想不明白:一只熊,充其量成了精的熊,到底要怎么炼金光不坏之身呢?跟人一样,也背金刚经吗?

她边琢磨边挥手,像赶蚊子一样打断时不时挡住视线的箭。

要是这样,我还真服了你了。哪个要我背,死个百遍千遍也不算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嘛,趁着身体还有时间,就把它打到没气为止。

“天下有我打不死的?”

但闻此起彼伏的铿锵声,赤金的剑气在两片躯干之上将空气都劈砍得炽烈。随后,滚滚尘埃升起,裹挟着金属的腥味,向路口以外弥漫开来。

朔漩从里面跳出来,亭亭地悬在半空。一会儿窜到屋檐上一会儿窜到窗户下,焦灼地等着浓烟散开,她好看个明白,怪胎熊精到底死没死。


足足过了半饷,她才重新晃回那条小路里。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满地都是断开的铁环,没有一个能和另一个完完整整地扣在一块的。只有几个带着没断的齿的碎片,还能勉强辨认出它们曾经是齿轮的一部分。箭就更不用说,箭身已经完全被碾成了木屑,箭头同样成了铁粉。在原来的两片躯干附近,这些粉末厚厚地铺了一层,像黄土般埋了碎成无数片的尸体。

好久都没这么过瘾了。

朔漩心满意足地从自己胸口正中拔出了短剑,身体瞬间暗淡下去。


她身后的小路里,粉末盖住了莫名的窸窣声。

—26END—


感觉打斗比以前写的好了?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


评论
热度 ( 2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