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8

前情:27


28


门吱呀一声响了,是藏锋。

“别疯了。剑兵马上回来。” 她说话的时候呼吸还不平稳,看来是为了早朔漩一步来通知洛埋名的。

话音未落,藏锋的颈后划过疾风,一道熟悉的赤红色影子落在她和洛埋名中间。藏锋盯着影子逐渐变成清晰的人形,眉毛往下压了一分。

朔漩还没站稳,一抬眼就对上了洛埋名。后者一如往常,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曲臂撑着头,膝盖上是草草卷起来的灵脉图。但是朔漩看他的眼神完全变了,好像不认识他一样。她看清楚洛埋名的一刹那,一对剑眉扭成结,整张脸的肌肉都绷死了。然后是瞪得滚圆的眼睛,像去肉铺挑肉一样,不停地打量着眼前慵懒的人。

洛埋名本来没有留意她,刚才撇了一眼,突然觉得被盯得有点难受。但是他还是用余光注意着朔漩的眼神,从挑肉似的,变成喷火,再变成吃人。这一系列戏剧性的转变,在片刻之内在她水蓝色的眼睛里演绎得淋漓尽致,配合着脸上丰富的表情,着实吸引了洛埋名一时的注意。按常理,他身边不会有情绪如此外露的人。

藏锋趁这个时候退至门外。

“你不会还活着吧??”朔漩的问话里夹着十足的怒气,本来就不低的音量此时更高了一倍。

洛埋名有种精神一振的感觉,但依旧低沉着嗓子说,“你才是死人吧。”

朔漩被噎住,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但是她一看洛埋名不仅屁事没有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整个人都要沸腾了,“有人说你快死了我才回来的!懂不懂?是快死了!死了!” 

整个楼都在晃。

她说到最后一个“死”字的时候破音了,而且身体几乎是以一种手舞足蹈的姿态发泄着怒火。连洛埋名也难以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平静,他自以为很轻地笑出了声。然后拿扇子徒劳地挡了一下。

朔漩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突然身体先于脑子爆发,一个箭步冲到洛埋名面前。手中白光明晃晃地横在他脖颈前,剑刃抵着突起的血管。她胸口起伏,浑身颤抖,唯独握剑的右手纹丝不动,五指用力到发白。“操你们妈的!”她哑着嗓子,半天才蹦出一句。

藏锋不知何时已经提剑站在朔漩身后,不过洛埋名迟迟没有做出指示。

“你们在他妈干嘛?!那只熊再过一会儿就要被我打死了!”剑锋又逼近了一分,几乎是贴着苍白的皮肤,快要掐断那根血管。她冲着洛埋名吼道,“现在好了!下回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搞死它——你到底在想什么?!”

洛埋名挥了挥左手,示意她先把剑拿开。手背上面鲜红的令咒十分显眼。朔漩满眼愠怒地瞪了他一会儿,把剑收回来跟剑鞘拿在一起,并没有要收起来的意思。

“咳,”埋名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说,“我在救你。”

朔漩的怒气又噌一下上来了。

“在藏锋叫你回来之前,她已经观察过你们的战斗。看起来对方是狂战士,而且宝具是复活。这种宝具不可能无限使用,不是有次数限制,就是有间隔时间的限制。但是——”

“它连续被我杀了三次——连续活了三次!”朔漩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虽然我不愿意相信你身为剑兵见识如此短浅,但是我想你是把它当作真的熊了。”洛埋名看朔漩一脸错愕,便知自己不幸言中了。“但是那是机关,而且是英灵级别的机关。我翻阅了相关书籍,的确有记载显示,有一位集机关之大成者设计了这头熊。本来是给孩子做的玩具,但是其精巧程度令后辈叹为观止,甚至有人说是一台永动机。这个传说在机关一门内口耳相传至今,真假早已不可考,但是现在看来,“永动”,就是宝具“复活”的出处。”说话的人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等朔漩的反应。

朔漩正一脸迷茫地看着他。说实话,她从第二句开始就听不懂了。“机关”?听说过这个词一两次,鬼知道什么意思。反正大漠里没有那样的玩意儿。至于“永动”, 连听都没听过。她本来想打断洛埋名问问的,不过看他那神气样,干嘛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洛埋名看她一副不屑的样子,自言自语,“跟你说那么多干嘛……”说是这么说,但是这毫不妨碍他继续自顾自地滔滔不绝,“目前来看,由“永动”衍生出的“复活”,能够无限次地恢复英灵的动力。这样的能力一定会受到一些限制。目前我还不确定限制是什么,最有可能的是时间。我先让藏锋召你回来,是让你搞清楚状况了顺便消耗掉时间,再去杀掉它。这样效率更高。”

我刚才还他妈真相信了你在救我。朔漩心想。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没好气,但是十万分难得地一本正经起来,“反正我不能跟它打持久战,这是它的长处,我没戏。速战速决之类我擅长的,但对它没效果。就是说这东西我打不了,你让我再去也没屁用。还有,你给我搞清楚了。我打架就是图个开心,跟它打,我不开心,我不想打。”话已经撂在这了,也没什么别的好说。她不耐烦地挥挥手,回身一不留神撞在藏锋的肩膀上,烦躁地撩了一把头发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说,“你要是用令咒,我也没办法。不过就算令咒叫我杀掉那只熊,我也不一定会去。”朔漩加重了口气。其实她不知道令咒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之所以说最后一句纯粹是为了气气洛埋名。

洛埋名颔首笑了笑。等她的脚步远了,他让藏锋把门关好,幽幽地自言自语道,“其实要除掉狂战士,方法有很多。但是要不要她去,难道不是我说了算吗?还有——”洛埋名学着朔漩刚才的口气,“不战斗,她还能做什么呢?”

“与其关心剑兵,你不如多担心一下洛昭言和越祈。”藏锋不想听他继续深究剑兵的问题,提醒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有道理。”他略略正色,“不如你替我去看看她们?”

“不要用商量的口气说不能商量的事情。”她带上了门。

洛埋名抿了抿嘴,推开半扇窗。空气中有些夜雨的腥味。



越祈正在烛光下看书,隐约听到外面有滴答声,便传音道,“今朝,外面在下雨吗?”

越今朝在回廊里散步,被越祈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往柱子外一望才发现庭院里稀稀拉拉地落着银丝,于是含糊地答了一句,“啊,是在下。”

“你在外面干什么?”她合上一本又从书堆里翻出了几本。

今朝在雨里朝着后院的小池塘走。他想去看看那座曲桥。“没什么。随便走走。”

越祈刚想叫他回来,突然左手剧烈地抽搐了一下,另一只手赶紧扣住了手腕。

敌人?

“感觉到了吗,刚才?”越今朝的声音一下紧张起来。

“嗯。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灵力很强,而且离我们不远。”她保持刚才右手攥着左手手腕的姿势站起来,不禁眉头聚拢。

“大概有多远?能感觉到大致的方位吗?”他已经推门进来,衣服上都是一丝一丝的水痕。

“就在据点的外围。”越祈单膝跪在案几旁,左手手掌覆盖在地面上,自身灵力正与灵脉共振。在微微躁动的灵脉里,她嗅到了刚才残留的让人精神紧绷的气息。但她没有马上站起来,“消失了。刚才的感觉消失了。”她又试了试,还是没有异常。说不定只是有人路过……

“还是我去看看吧。”今朝转身要走,却被她叫住。

“上回的事情我可不想再来一遍……”她半开玩笑地叹了口气,然后给了今朝一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先派人去看看。”

雨下的密了。越祈坐在幽暗的议事厅里等消息,身边依旧只有越安。突然门响,湿漉漉的凉风从大开的门里灌进来,吹的她一激灵。

“禀少主、大管家,外面好像是洛家的人。”

主仆二人闻言一惊,对视一眼之后各自沉吟着。厅内只有雨噼里啪啦敲着瓦片的声音。

“你刚才说好像?”越安先开口了。

那伙计的脸色立马变得煞白,急着解释,“我们看到了两个骑马的人,一男一女,都是洛家的打扮。还都提着洛家祖传的那把刀——按理说那刀是独一把,我们也想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越祈了然,起身挥了挥手,“辛苦你们了。下去吧。” 既然是洛昭言找上门来,她打算先找越今朝商量。

“少主的身体好些了吗?”越安叫住她。

就是听到这话的时候,体内的经脉还在隐隐作痛。

“已经好了,有劳大管家关心。”她不咸不淡地笑了笑,“洛家我会处理,家里就拜托给你。这里暴露了就麻烦了。”

一道闪电擦亮了这诺大的宅邸。

—28END—


这个字数!是不是可以算双更!(靠近.gif

前面朔漩和埋名的嘴炮真是卡到爆炸……

后面是越洛的第二次对决的前戏。其实是在写越安。(介于这个人物非常支线而且提到的机会不多,我就直接分析一下好惹。其实自己分析自己写的剧情很智障我觉得。)在祈妹vs七七的内部斗争中,越安虽然看好祈妹,但是其实哪个上台他都一样的。他扶植其中之一后,打算逐渐架空权力,这样不管家主是谁他都掌握实权。上文中越祈想找今朝的时候,越安知道她没好全但是故意问她,其实就是提醒她,光靠越今朝是不灵的,你还要借助我的力量。不过祈妹不吃这套。她当时应该很不爽越安。

评论 ( 4 )
热度 ( 2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