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29

前情:28


29


好大的雨啊。

扁络桓看到豆大的雨珠穿过自己的身体,才收了一收大马金刀的坐姿。无意间瞥见屋檐下洞开的窗户,正被风雨刮的吱呀作响,亏的小媛这样的睡性才能睡着。他翻身进屋捎上了窗,屋内一暗,突然看见床上有团黑影跟诈尸似的坐起来。

“小媛?”扁络桓小声试探,背后银枪在握。

“嗯……”半梦半醒的小媛甩了甩头,擦掉口水,双脚朝床下摸索鞋子。一站起来就拽扁络桓的袖子往外面走,边走边说,“快点,越祈姐有危险,叫我们过去。”

扁络桓心中顿时疑窦丛生,反手抓住小媛,“你等会儿……越祈,叫我们?”

“对啊。”

“干什么去?”他的声音突然冷下来。

“我哪儿知道,就一个信号——反正挺急的。”小媛不由分说地拖着扁络桓跳上楼顶,“我们走上面,上面快。”她刚想使劲却怎么也拉不动身后的人了,有点生气,“三哥你干嘛啊!”

扁络桓皱起的眉头几乎要夹住雨丝,也带着点怒气反问,“你干嘛啊?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能不能自己动动脑子啊?”小媛一下子没声儿了,他觉得刚才的话有点过,沉默片刻后低声问道,“你确定,信号是越祈那边来的?”

小媛回过神来,赶紧说,“错不了。盟约的规矩,有危险的时候才能给战友发信号。”

平时没看你这么懂啊……

趁扁络桓思索的时候,绮丽小媛打开翅膀拎起他衣领,就跟扁络桓老是拎她的一样,向城内疾驰。

夹雨的冷风直往扁络桓领子里面灌,他不禁一哆嗦,“还没到啊……越祈他们在哪?”

“我哪知道,跟着感觉走不就行了……”小媛说着,与越祈的共感越来越强烈,于是加快了扑翅膀的频率。一只喜鹊硬是飞出了海燕的气势。“三哥你别哆嗦,我不是替你挡着雨吗。”

正在急风骤雨中飘摇如蓬絮的扁络桓闻言,不知道是无话可说还是老怀堪慰地出了一口气。


越祈几乎听不见雨声,尽管站在噼里啪啦作响的瓦片上。她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地呼吸着过分湿润的空气。左手臂的刀伤还在流血,汩汩地流到手肘处,跟密集的雨一样砸着瓦片。有一股血液顺着流到了指尖,很快被雨水冲淡了。

檐下十步开外,洛昭言横刀勒马,明眸吞吐着念剑的光辉。刀锋上的血迹早已被洗刷干净,在雨中发出轻微而连绵的嗡嗡声。

战圈之外的刺客和骑兵被勒令观战,但两人的手从未离开过各自的武器。

看来雨水丝毫不能冲刷此地的腾腾杀气。

两方僵持中,越祈瞥了一眼洛昭言的背后,有英灵在朝这里快速移动。她的视线马上又回到对手身上。看刀面上咒文的颜色,焰火刀的温度正在逐渐散去,片刻之后就能发起第二轮进攻。雨水贴着她一头短发滑进后颈,沿着后背的回路滚落,竟开始发烫。上次用力过度还没恢复,这次又在短时间内催动全身回路来躲避连续的重磅攻击。尽管迎战之前已经想到了眼前的情况,也坚信她的计划虽然冒险但是值得一试。然而要忍着浑身酸痛和一道火辣辣的刀伤,在暴雨中与术师名门洛家的家主厮杀——这根本是另一回事。

突然一声雷电轰鸣。紧接着越今朝传音道,“洛昭言!”

越祈同时感到对方灵力像城墙一样拔地而起,估计再一眨眼就要压到面前。顿时足下风起,青光如刚才的闪电将雨幕劈开一道狭长的口子,手中念剑对准焰火刀而去。交锋刹那,满天银丝恍若定格,唯有铿然一声刀剑相会!

—29END—

超短的29 实在是困 而且明天出门玩几天 感觉又没什么机会更 所以先把昭言vs祈妹 round2的开头放上来。

我觉得这场打的应该比朔选vs豆包更精彩。毕竟有祈妹在的打斗都不是很单纯,所以除了写动作还可以写写别的。

嗯今朝和骑兵又又又又又实力吃瓜

然后闲狗好像也很久没有正面出现了 作为本文后宫最多的男人 很有必要出来一下


评论
热度 ( 2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