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30

前情:29


30


越祈明白这一步极其凶险。

与洛昭言的交战中,她最最避讳的就是正面对招。因为一旦硬碰硬,以对方的灵力之浑厚,三个回合就能把她逼入死地。她原本计划是等伤好以后,与之缠斗,趁对方回不过力的时候一剑封喉。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洛昭言竟然在此时找到了据点。

为什么洛家找越家在景安的据点,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结果,突然之间洛昭言能上门来?此处蹊跷暂且不论。景安这个据点是祖辈传下来的,此处地形灵脉都是独一无二。如果为了避免与洛昭言交手而失去据点,越祈觉得不值。况且这不光是她,更事关整个越家。

打。没别的办法,只能打。

战斗一开始,越祈按照原计划以闪避为主,等洛昭言自己露出破绽再攻击。但是伤势未愈,一直这么拖下去,她恐怕洛昭言的阵脚未乱自己先乱了。情急之下,决定赌一把。于是有了眼下的刀剑相会。


力量交汇的一刹那,焰火刀排山倒海般的灵力瞬间击碎念剑,仿佛岩浆喷薄而出,倾泻四野。越祈双手紧握残剑,十指如被点燃,数股炙流从指尖朝着胸口汹涌而去。对手霸道至极的力量在体内横冲直撞,如同滔滔浪花在四肢百骸中翻涌,又如滚滚惊雷般轰鸣炸裂,不断地冲击着她的意识,让人恍惚中以为坠入火狱。

竟然……如此厉害……

越今朝在百步开外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越祈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坠向身后的屋顶。只要再一刀——今朝几乎感觉到了血浆溅在脸上的温热。

阿祈……

他想要迈出一步,但身体无法克制地颤抖,令咒如同穿透血肉的锁链将他死死缚在原地。只有煞白的嘴唇动了动,挤出两个失声的字,“越祈!” 

话音未落,熟悉的身影猛地撞上屋顶。

越祈眼前一黑,身体没有一处听脑子使唤。她隐约听见今朝在喊她,勉强撑开双眼,却看见一道熊熊火光从焰火刀锋上燃起。

来了,天火。

快散架的人竟松了一口气。

“点灯!”她用仅存的意志,向屋内传音道,“小媛点灯!”


这是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直接关系到她和洛昭言谁死谁活。两人交战这一带全是商铺,晚上原本无人居住,但是偶尔有一两个留宿。在房里点灯就是为了让洛昭言误以为屋里有人。按照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源之战伤害到无辜百姓,势必收起天火。而强行中断释放天火的过程,会对释放之人造成反噬。这就是越祈翻盘的机会。


屋顶下,小媛盯着簌簌落灰的房梁双目圆睁,听到越祈的声音突然传来,忍不住惊呼出声,“快——”扁络桓赶紧捂住她嘴,厉声警告她不可暴露。小媛连忙点头,正要弹指点亮油灯,却被扁络桓按下。没等她反应过来,双手手腕已经被反扣住。小媛愣了愣,以为自己做事三哥不放心,但外面的火光离房子越来越近了,三哥怎么还顾这顾那的。她狠狠撞了撞扁络桓的肩膀,传出的催促已经有些慌了,“快点啊!”而他身边之人正静静望向窗外,表情没有半点变动,如同泥塑的菩萨。小媛眉头拧起,十分不解地看向他的双眼。里面映出了泛红的窗户纸,但他的目光没有一点温度。不详的预感从她心头浮起,顿时浑身一冷。

不会吧……

三哥不会是想让越祈……死吧……

热气已经漫进了屋内,她却打了一个寒战。

不行……

不行啊三哥……见死不救也是杀人……是杀人啊……

小媛依然愣愣地看着她三哥的眼睛,像掉进两口深井。刚才的话在喉咙涌动,却说不出来。不知道脑子里是惊讶更多,还是疑惑更多。


天上暴雨如注,地上烈火如海,书里的十八层地狱恐怕也不过如此。越祈几乎被热浪灼得无法思考,却仍然能感觉到雨水混着汗水淌过伤口的刺痛。她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勉强睁开瞥了一眼。地面已经一片通红,火势正朝着街两边的房子蔓延,毫无回头的意思。只要再数十下,即便洛昭言不动手,自己也会葬身火海。

不对,天火快要完全释放了。

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强撑起半个身子,定睛看了看洛昭言。后者一手勒住骏马,一手横握焰火刀,周身火势冲天,甲光粼粼,一派凝眉怒目的威武如同天神下凡。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完了。

这样一想,反而放松下来,在热浪中昏昏沉沉地感慨:连洛家都不顾别人的死活,这下要有多少人给我陪葬啊……


不过只有这一瞬间而已。

-29END-


这更太崩了。写两句就停一停,摸一摸鱼,焦虑的不行。

大家关注这场最后的胜负就好,不要在意中间超级奇怪曲折的脑回路。

单人tag我都懒得打了,感觉不仅是剧情连角色都崩。

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