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32

前情:31


32


风起来了,吹的雨幕倾斜,火海掀涛。血红的披风也猎猎作响。但洛昭言丝毫不为所动,神情紧张地望着正蚕食一切的天火,心想:越祈藏不了多久了,但是,如果火势蔓延下去,势必会伤害到那些平民百姓。她扣着刀的四指不安地摩挲着刀柄上繁复的花纹。刀锋上的火焰也在剧烈地颤抖。

“怎么办……”

作为另一化体的骑兵听到了她的心声,同时听着大火另一面呼天抢地的声音,脸色沉得发青,说道,“再等等。如果越祈还不出来,只能收回天火,然后我们马上撤退。”

她听到“撤退”二字,顿时怒从中来,“收回天火是自然,但我不会撤退。这次让她跑了,我们以后还有多大的把握能打赢她?”

“以你收回天火后的身体素质,能活着出去已经是万幸。”骑兵板起面孔,眉头拧得能夹死苍蝇,压着怒气说,“你我是将门之后,该如何进退应当心中有数。”

“所以此时更要乘胜追击,永除后患——是你说的,她姓越,要血债血偿!”一股无名怒火在洛昭言胸口鼓动,“这些都是你们说的!”话音落下,她看向骑兵方向的眼神突然有些失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不吐不快,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心里鼓噪着。

骑兵的神情忽然松弛了,他隐隐察觉到了昭言这些话的背后,有些他不了解,洛家其余人更不可能了解的想法。“没错,越祈该死,越家该亡。”他的声音缓和下来,眼神依旧如利剑一般,“但是昭言,洛家只有你一个才能做到这些事。如果这次失败,洛家便永无出头之日。你想过吗?”

洛昭言别过头,没有说话。长发被吹到背后,落在如火的披风上。

想过……

何止想过……

正因如此,从小到大她在家中几乎像神明一般被供着,被敬仰和期待着。连随军出征父亲都不允许她亲战,生怕有什么闪失。她的一举一动都不是自己的,而是牵动着整个洛家,好几百口条性命的份量。


越祈还是没有出现。

骑兵瞥了一眼旁边的越今朝。后者背对他,眼睛一直看着地。也瞧不出什么端倪。而实际上,今朝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感知越祈的位置,又怕小动作被洛家二人发现,只好杵在原地干着急。

“今朝?”

脑海中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他心头一跳。他故作随意地瞥了一眼洛昭言,那位英武的御主似乎全然不知她正在找的人在传音给自己。

越祈听不到回音,猜今朝是有所顾忌,便随口宽慰道,“别瞎担心。感知是我们家的强项,他们发现不了的。”

“嗯——那你现在在哪里?人还好吗?”

“嘘……”越祈向外张望了一眼,压低声音,“他们虽然迟钝了点,但是你传音回来的时候,还是要尽量压低灵力波动。像我这样。”

“你现在教我,我也学不会……”今朝拖长了音抱怨道。不过马上又正色道,“现在洛昭言似乎很犹豫,骑兵也是。你说实话,还能坚持多久?被火烧到的那些人呢?”

蜷缩在死胡同角落里的越祈,打量了一下自己。左臂的刀伤从外面看是愈合了,但是焰火刀的灵力侵蚀到了回路里。而回路在此之前已经接近超负荷运作,这下更是雪上加霜。至于其他磕磕碰碰的伤,几乎到处都有一点。但是有些奇怪的是——以前在家训练的时候,如果把回路用到这种程度,她往往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累到意识涣散才支撑不住的——但是这回没有,身上没有熟悉的应有的疲倦感。她有点摸不准,只能回今朝说,“还能抗。” 当然这句话是说她自己,至于其余人,还是自求多福吧。


突然有声音朝火这边过来,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咳,咳咳!有人吗?那边,咳咳,有人吗?”

各怀心思的四人闻声俱是一惊,一时无人应答。

那声音又问道,“有人吗?那边,那边是不是有人骑在马上?!”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四人听的呼吸一窒,仿佛自己的肺也在饱受折磨。还没等洛昭言回答,那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度,朝着她的方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撕扯着喉咙喊,

“好心人!救救我们!!”


顿时万籁俱寂,景安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安宁祥和。只有隐隐的回声,游荡在被火光烧亮的黑夜里,如同孤魂野鬼留下的痕迹。而引发灾难的四人好像泥塑的菩萨,应众生的心愿站在灾厄面前,却普渡不了其中的任何一个。

“好心人……” 洛昭言喃喃道。脸上突然失去了血色,想苦笑想怒吼想一刀斩开天火去救人,面孔和身体却僵着,懊悔愤怒等等等等已经匝进肉里,让她动弹不得。她双眼朝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只有嘴唇机械地翕动,似乎在念诵着什么。


“救救我们……”

她加快了速度,好像有一把火从胸口烧到喉咙,快要从嘴边溢出来。


“救——咳咳,咳咳咳……”

咒语还剩最后几节,她脸色煞白,却觉得十分安心。


火海正不知不觉地退潮,而雨声最终将那咳嗽盖过了。

—32END—


港道理,我觉得洛昭言和骑兵是这些人里面,我想得最少,所以应该是最纸片的一个……

下更有高能(?

以及 求个催更的天使 懒癌求治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