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设计相关
月球相关放在子博 @WGF

[仙剑-FATEparo]章零 33

前情:32

33

一口血从洛昭言嘴边涌出来,溅在金甲上格外鲜艳动人。马蹄前除了炭黑的焦土外丝毫不剩,因为沾到一点天火的火星,就是金子也会化灰。这些房子不管是木头的石头的,寒酸也好阔气也罢,此时都成了灰尘,一阵风过去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这一带土地的颜色,即便在夜里也很扎眼。

她在揩血的时候,瞥见似乎有个人站在马前。那是一个行将朽木的人。他衣衫褴褛,几片破布快盖不住身体。整个人像趴着的骆驼,而佝偻的背则是驼峰。她刚才居高临下,差点忽视了老人的存在。但那人一张口,她立刻就认出来了。那个嘶哑的声音。老人似乎已经把他的喉咙用到头了,所以洛昭言只能通过他嘴巴的开合来把话念出来。

“女……侠……女侠?”洛昭言愣愣地看向老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向老人解释,他口口声声说的女侠就是放火的罪魁祸首,就是将胜负凌驾于他们这些无辜者的性命之上的人。这一个“侠”字,好比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老人干瘪的嘴还在不停开合,洛昭言却没有心思再去辨认。老人看她不说了,便仰起头,双眼从满脸褶皱中挣扎出来,瞻仰似的望着她,期待她能明白自己的感激之情。洛昭言闭上眼,叹了口气,胸中积郁的血气立刻找到了这个破口,争先恐后地涌出喉头。

“昭言,认输吧。”骑兵催促道。他和昭言虽同为一体,此时除了痛心却什么也做不了,连肉体上的痛楚也无法共同分担。

“越祈!我,我——”洛昭言艰难地喘息着,潮湿的空气沾染上了血腥味。声音再坚毅,也难以穿透喉中猩红黏稠的液体。只听几个微弱到模糊的音节,连起来大约是,“我认输。”

话音未落,她身后死灰满地的小巷里出现了清晰的脚印,一步快过一步。


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青光瞬间照亮了这条整条街道——满目疮痍。紧接着的不是雷声,却是洛昭言的一声惨叫,犹如撕裂苍穹这张巨帛般的凄厉。

“你刚才说什么?”少女落在马上,洛昭言的背后,双手握着贯穿后者胸口的泛着青光的长剑,轻声问道。

血如泉涌,顺着剑尖一股股地渗进盔甲上的花纹,恍若甲片正在重新淬火。趟过盔甲又顺着马背滚落土中,有节奏地滴答作响,好像滴下的不过是滴漏中的水珠。而青光藏在汩汩的血水下忽明忽暗,远看也只是月下泉水的粼光一般。只有血腥味,弥漫了整条街,依旧浓烈到令人作呕,才不得不相信刚才的电光火石之后,马上之人已经浴于鲜血中。披风亦从剑刃上滑落,浸入了马下的血泊,鲜红对鲜红。

“越——祈——!!”骑兵咬紧牙关,暴怒至颤抖地挤出一声怒吼。如虎豹夜半时苏醒,如古刀百年后出鞘。吼声犹在闻者脑中震荡,只见身披鱼鳞甲,手执焰火刀的将军已经抡起大刀,径直劈向前方,其锋之炙热几乎要擦亮被劈开的长风。

越祈亦被这天崩地裂的气势所震慑,目不转睛地盯着血红的刀气扑面而来,毫无闪躲的意思。刀气悬在她鼻尖前的一瞬间,只听哗啦一声,如烟花般炸成了齑粉。只要“不许英灵参加本次战斗”的令咒还在,骑兵就连越祈的一根头发丝也伤不到。

越祈松开剑,干脆坐在马背上,问洛昭言,“当时为什么不烧死我呢?”

洛昭言舔了舔嘴唇上干枯的血迹,声音喑哑而冷漠,“那些……无辜的人……”她艰难地换了口气,“也会死……”

“这倒是很有洛家的作风。”越祈点头表示理解,又饶有兴致地问,“你真的觉得那些人是无辜的吗?源可是汇聚了万众的心愿的力量,才能实现其中一个。如果没有这份力量,也就不会有源之战了。所以他们也贡献了一份力啊。”

越祈听洛昭言不答,也不在意地继续说,“其实他们是不是无辜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倒是你对所谓 ‘无辜者’ 的态度被利用了——哦,你还不知道吧?我是故意选在这里的。”

—32END—


传说中的反杀高能

哎呀wdm实在太困了,其实后面还有一点那就留到下更吧

评论
热度 ( 1 )

© XXX | Powered by LOFTER